丹青红竹
2019-11-16 14:23:33 来源:怡和散文网
       今天,其实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是这几天想写日记了,所以我今天还是要写一篇日记,看看我到底能坚持写几天。今天雨还是没有停,又下了差不多有一天,天也还是没有晴。上午没有干什么,看了一下比赛就基本上过去了。然后中午睡了一觉,睡醒了之后室友都去上了课,我因为天气不好就没有出门,自己在宿舍看了看书随便看了些网页。总之这一天挺平淡的,没有什么特别值得记下的。晚上应该也不会发生什么新鲜事吧。就这样吧,这篇日记就写这么多吧,坚持下去。
                                                            ——谨以上文祭奠小时候被爸爸逼着写的那些流水账 

       最近几天突然想要写起日记来了,或许是生活的乏味迫使我要找点有趣的事做,又或许是我想要给现在的生活留下点什么,再或者是我的二逼病又要犯了?但不管怎样,写日记总不会算是一个坏习惯的吧。
       说起写日记便不得不提起小时候写日记的经历。说起来,那时候写日记真可谓是一天中最为头疼的事了。那时还是小学,没那么多的词汇可以运用,整天只知道瞎玩,对于生活更是不可能有什么体会,写日记在当时更不会是一件有趣的事了。无奈,迫于父亲的威严每到傍晚时分便会坐在那张吃饭写字公用的小桌子边抓耳挠腮。本子被揉皱了,手被铅笔给染得黑乎乎,就连连在铅笔上端的橡皮都快被咬的不见了,但在脑子里还是出现不了一点可以写的东西。又在左顾右盼一番之后,确实无从下笔,我拿起铅笔在本子上写下歪歪扭扭的两个字:“今天”。“今天”是我小时候的日记雷打不动的开篇两字。日记日记,本就是记今天的事的,所以我深知在开篇写上“今天”两个字总不会错的。“爸,我去撒泡尿,顺便找下灵感,想想今天写什么比较好。”我当初还是深深地为知道“灵感”这个高端词汇而自豪的,每次那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总是特别的冠冕堂皇,底气十足。
       再然后我出现门口,我会用半分钟的时间来考虑我是去西边的那个厕所还是去东边的那个厕所。两个厕所离我家距离相当,都是50米左右,所不同的是一个厕所的味道更臭一些,一个厕所的道路要比另一个稍微平坦那么一点(大概也只有当时的我无聊地注意到了这一点)。我现在早已忘了当初是凭什么来选择今天要去哪个厕所的,只记得我往厕所走的时候总是特别慢,毕竟离回到屋里写日记的时间多一点点总是好的。等我回到屋里已找不出任何借口再来拖延时间,而爸爸的训斥声基本也该到了。然后我就要一边抓着本就不长的头发一边写一些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等到写够差不多有一百字的时候我知道今天的任务又完成了。想起来当时写完一篇日记的心情真的跟现在考试结束的心情一样痛快。
       其实说到底当初也没写过多少日记,爸爸要求我写日记大概也就不到一年时间吧,而且我总是想出千奇百怪的原因来逃脱一篇日记。至于现在印象如此之深,我想绝大多数的原因是当时写日记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痛苦不过的一件事了。
       我现在还记得小学时那个笔记本的样子,淡黄的封面,封面上有条纹格子,本子里面是用淡绿色的线来分行的,还挺厚。记得初中时我还翻到过那个本子,当时的心情就如现在翻到初中时的本子一样,深深羞愧于当时的幼稚却又会不自觉地笑出声来。现在那个本子已不知到了哪里,也不记得究竟是何时把它给遗失了。随着本子的遗失,那段岁月也快要遗失殆尽了,只是希望现在的我还可以通过当时的方式来留下一点点印记吧。
       其实我还是喜欢通过纸,通过笔来写东西,来记录下一些事。但仔细想想,鉴于我是如此节约,如此环保,而又是如此地珍惜时间,所以现在的这种方式虽然不是自己喜欢的,但为了建设和谐社会,为了人民大众,为了我们的国家能够赶英超美繁荣昌盛,我觉得我这点小小的牺牲还是值得的!
       哈哈,现在没有人逼着写日记了,但却会偶尔自觉地来写篇日记,写出的日记也不会那么地流水账式。然而那个流水账式的日记的日子是真的如流水般一去不返了。
       最后,以席慕容的《成熟》来作为结尾吧:童年的梦幻褪色了/不再是  只愿做一只/长了翅膀的小精灵/有月亮的晚上/倚在窗前的/是渐呈修长的双手/将火热的颊贴在石栏上/在古老的常春藤的荫里/有萤火在游/不再写流水账式的日记了/换成了密密的/模糊的 字迹/在一页页深蓝浅蓝的泪痕里/有着谁也不知道的语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