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婚姻中的门第
2019-11-18 10:07:54 来源:怡和散文网

那日午后闲来无事,我打开电视一个频道紧挨着另一个频道地换,忽然一个电视剧镜头映入眼帘,定睛一看,是《金粉世家》里金燕西和冷清秋骑着自行车去郊外游玩,他们躺在广袤的葵花地里窃窃私语,画面唯美,场面温馨,很是感染我。

犹记得,这部电视剧红遍大江南北的那一年,我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对里面的剧情一遍一遍地看,生怕把有些精彩的片段遗漏。金燕西为了追求冷清秋,当了她的老师,在课堂上讲柳永的《雨霖铃》:“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那情那景,也给了我很深的触动。还有剧中那阳光下闪闪发光的葵花池、葡萄架上开出的百合花,都频频让我感动。

那时,内心期许的爱情也如那般唯美。可是最后的结局竟是两个人的分道扬镳,看着冷清秋一个人离去,心中不免惆怅,我把这桩婚姻的不幸都怪罪给“门第”。试想,如果冷清秋和同样倾慕她的欧阳老师结合,或许是另一种局面。虽然欧阳的真实身份也是国务总理的儿子,可他和清秋有着共同的生活经历。只有经历和境遇相同的两个人才能更好地相濡以沫,耳鬓厮磨。

“门第”这个词在现代社会中被隐藏了起来,但它潜意识里还是存在的。胡彦斌有首名叫《蝴蝶》的歌中是这样唱的:“两厢情愿的幸福有什么错误,蛮不讲理的隔阻,比绑架还要残酷;门当户对的世俗,害了多少无辜,有情人不能眷属,人世间那么多无助……”唱得就是两个门第悬殊很大的情侣最后悲惨结局的凄苦。

我认识一位女子,出生农家,生得清秀娴雅,家教礼数极好,为人随和有分寸。偏偏嫁给一个富人家,那人家势利,外加小市民思想,过门后女子沦为家庭主妇,整日围在灶台边,有做不完的家务,有时受到婆婆的奚落,生活过得很是不尽人意。凑巧的是,那女子的丈夫有一弟弟,娶得的老婆与夫家家境相当,自然是得公婆的宠爱要多一些,同样都是媳妇,在公婆的眼里就有了不一样的待遇,不能不说,这是“门第”观念在作祟。

两个人在陷入爱情的时候,可以不管不顾,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可一旦涉及婚姻,世俗就来了,考虑对方家境,是否门当户对,问及男方有多少彩礼,女方有多少嫁妆,即庸又俗。

前段日子读了一个故事,谁写的倒是忘记了。题目是《大城小爱》,里面讲一个单身的城市白领应邀去参加大学同学聚会,往昔暗恋的男生也在列,席间她看着那位男子带着他的女友呵护得体贴入微,不免心酸。几杯酒下肚,就醉了。

最后是聚会上一个不相干的人送她回到住处的,更凑巧的是第二天午饭时碰到了前夜送她回去的男子,小伙子比她小五六岁,人很精神幽默。是给她们公司送快餐的川菜馆的。因为和她认识,她们公司日后的午饭便定成小伙子所在那个川菜馆的,日日如此,知道她对麻辣过敏,他便单独对她做一份清淡的菜,日久生情,他们相爱了。她怕公司里的人笑话她没有品位,一直隐瞒着她与小伙子恋爱的事实。小伙子告诉她,他由后堂择菜的提升到厨师了,还给她亲手下厨做可口的饭菜,后来又告诉她,他现在是川菜馆手艺最好的师傅了,老板说年末他的奖金会最高。

有一次,她想给他一个惊喜,晚饭邀请她的朋友去他所在的川菜馆吃饭,却看到在后厨择菜的他……故事戛然而止,他最后消失了,没再出现过。她后来结婚的对象是儒雅成功的男士,也是曾经暗恋过的大学同学,在她结婚的前一晚上微博有人留言:我希望你幸福。她知道是他,但是后来,再也没有见到过留过言的那个名字。

故事中的女人贪婪这位年轻人带给她的快乐和幸福,她却不敢把小伙子领到别人面前,光明正大的去爱,以至于小伙子最后的离开,都是因为双方身份的悬殊和地位的差别。小伙子心里是自卑的,就算他多么努力也不会理直气壮地站在女人面前,和她齐头并进。这又一次让我确信“门第”在婚姻中的重要性。

青岛作家连谏有一本书叫《门第》,内容简介里这样写道:“织锦本该拥有自己美好的生活,现实却只是表面上温情脉脉。相恋多年的男友在最危急的关头依然选择将她放弃,她只好依照父亲对何家报恩的想法,嫁给了何春生。都市白领与市井小民,两个携带着不同家庭文化的人组成婚姻,也就开始了一场以相互渗透家庭文化为背景的战争。当一个人认为能改变另一个人的人生态度时,是错误的盲目自信。织锦和何春生同时犯下了这个错误,落得两败俱伤。 爱情,在“门第”之下就像一个带着善意的谎言,当他们意识到这一点时,一切还有可能挽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