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少年----安好
2019-11-18 13:41:38 来源:怡和散文网
         有一种伤,似滕,扎进心里还会攀爬,直至最后,紧紧地把身体包裹,你只能看着它流血、看着它疼,却无可奈何。    

  -------------题记


             躁动的夏季早已过去,丝丝欢喜,点点喜欢,一头栽进了这个季节。在赶往秋季的路途中,没有被秋风扫荡,一只脚迈进了冬季,被这冬风拍打的半嘴半醒,许多看不懂望不穿的话语、才不透的心思,全都懂了、明了了。怪只怪那些时日的我把自己藏在雾里,傻傻的、痴痴的,原是孔雀开屏。你的不稀罕,我却还在痴恋,放下放不下的念,割断对你望不尽的相思,不易,还在痛,痛吧,痛久了就会麻木,自然也就放下,终于懂得了什么叫轮回;终于懂得了什么叫痴念;终于懂得了飞蛾明知扑火,是灭亡,还如此决绝,是在奢望一种叫幸运的的东西降落身上吗?还是奢望那明明灭灭的火会有那么一丝跳动的波谰.从前不懂通话记录越来越短,寥寥几句话,你会说挂了吧,短信有时不回,要么隔了几小时,聊天也变成我问你答,我知道变了,有失落不假.没有细想.直至我也变成了你,另一个人也重蹈我的覆辙,他对我的好就像我对你好般,最可笑的是同一天我想你了,终还是抵不过相思对你了,你在另一头说"哦",又是几句话结束了这次对话,几小时后我接到了另一个人的电话,他说:颦儿,我想你了,我在这头咯咯的笑,然后沉默,我说挂了吧,结束了这次对话,他的短信每天都有,我不回,看过之后,笑笑删掉,每天的早、晚安我从不回复,你看我们是如此的相似,许这就叫轮回吧,当我的角色转换,我想我懂了,懂了这种种的变化意味着什么,所以的人都说我在装傻,装作不懂,是吗?我怎么不知道,许多人都说我是个决绝、薄凉的女子,却对你一如既往,不舍割、不舍断,粤儿曾对我说,叫我不要与你接触,我白白的问了一句,为什么,她说:怕我受伤,小玉也对我说,不喜欢你,我知道我的朋友为什么不喜欢你,说你花心,你让我伤了心,可情就是个这么奇怪的东西,来势汹汹,抵挡不了,趁你不经意间,已烙上心头,深浅不一的痕迹,我想把它绣成一枯叶,只因你在秋季未央时离去,安好,我爱的少年--------------落小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