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里的萤火虫
2019-11-18 14:41:58 来源:怡和散文网

为什么?为什么存在?

 

晚饭,散步,平常的生活。烟尘不息的小镇,车灯晃花了行人的眼,挤占了迷人的夜。下午的偶阵雨,平静不了喧嚣,如果不是季节的错误,那么一定是蚊子的盛会。

 

遗失了美好,干净的瞳沾染了哀伤,多彩的世界变得扭曲,寻找一个恶人,把罪孽都推给他,然后没事一样躺在软呼呼的床上发呆。

 

为什么?为什么心安理得?

 

10月20号,回归线再北的地方。知悉夏虫不可语冰的我,可以理解祸害遗千年的蚊子的苟延残喘,甚至允许垂死挣扎时的偶尔嚣张。但是,单单的一只萤火虫,光影世界里不起眼的小角落,仿佛共鸣。

 

脆弱?是在为脆弱同情么?

 

仲夏夜之滨,萤火虫是童年纯美的梦。泥土的芬芳,瓜果的花架,夜幕降临后的世界,是他们的世界,成百成千的光点,连接星空,伸出张开的手,像是拥抱一样。

 

羡慕。再过一丝,是嫉妒。

 

绝美,美的让人窒息的事物,而不触碰的理由,只会更多。朝圣般憧憬,也是亵渎。不能得到的,还有那些一去不复返的,就是如此让人心疼的东西,残忍,对谁都是。

 

冲刷、平淡,时间磨去了棱棱脚脚,我们为岁月祭奠的同时,也有人在祭奠我们。只是,在我们并不知道的情形下,成了局中人。生存、求偶、警示,用尽一生的光华,只为鉴证自己的路是不是被划下一条条道。运气好,相遇同伴,彼此映照着过完剩下的一到两个星期,什么都不用想。迟疑了,迟疑着,深秋,那么另一个半球还有希望。

 

被赋予的,是命运。牵在手里的,是奇迹。

 

无法抗拒冬天的到来,即便已经有了变通的方法。主客、时空,以及用已知的生命确定的一切一切,验证了这样的事实。不会后悔、也来不及后悔,如此短暂,甚至还不够尝试自己能笑多久。

 

不伟大,所以可以半途而废,本平凡,所以可以心安理得,在关心别人的同时,也有自己的喜怒哀乐,这不是一个只有对与错的世界,存在即合理,没有人能责怪。就像10月的萤火虫,在它、在我们,甚至谈哲理、讲科属、论美学,有意义?只是今晚的一道风景,最大的价值与最大的收获,一个心动的契机。

心怀感动,总会遇见美好事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