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五迷
2019-11-19 13:33:31 来源:怡和散文网

五月天




       刚刚看到,外面清冷的空气中一片明朗星空,一瞬间心里开阔如同一把折叠的伞哗一下地撑开了。回到房间,打开的又恰恰就是五月天的这首《星空》,我就想跳舞了。五月天不会跳舞,唱歌唱到很High处就蹦跳不止,或者用力奔跑,向着前面一片人海,正如人生海海。也见过他们在舞台上大汗淋漓时互相洒水,那种酣畅一直是我所向往的,很用力很用力之后的放肆才能拥有的酣畅。
       今晚,就是今晚,十几个小时之后,五月天会在鸟巢开唱。而我,在地球的另一个角落里,一个人,平静地面对人生最常见的风景。好吧,我想坦言我是伪五迷。从来不买专辑,不看他们的电影,不买阿信的牌子,不追他们的行踪。不过也感谢那么那么多真五迷存在, 因为大家,五月天才一直能存在。

       唯一可以腰杆子挺一下下的是也去看了一次南京的演唱会。一开场,今天你们来看谁的演唱会?!!一句“五月天!!”全身的细胞就好像要爆裂了一般,被金属感的震动占据了的心和血管,大声唱歌的无所畏惧,红了的眼睛,跟阿眺望的那一方混浊的天空,仰起头对着无数降落的雨丝,畅快地大声喊五月天,让雨水肆虐的脸庞和穿着雨衣的身体,那种想一跳就蹦离地球的欲望,还有不想再让自己这么委曲求全的放逐,至少在那三个多小时里,我可以。看完那场演唱会,感觉自己把一切都挖了出来,所有的热情和力量都掏空之后,一个人走在被雨水冲得黑白分明的斑马线上,周围葱郁的梧桐掩盖着,我好想说说话啊,安安静静地找一个人说说话,有一句没一句的。可我发现,在那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只有一颗心暴露于一排排路灯下,孤单就这样在曲终人散这样矫情的词语下蔓延到整个脑袋里,然后自己拎着宝石蓝的袋子在城市的夜晚走得无比散漫,那个时候真的会想要去逃亡呢。
         阿信,怪兽,玛莎,石头,冠佑。五月天的四位团员都是国中里吉他社成员,前两位是学长,后两位是学弟,他们从学校里开始就一起玩吉他做音乐,之前没有成名的时候在街头唱在酒吧唱,在厕所录音,然后去各大公司派送录音带啊,他们的拥有一个自己的梦想,拥有着鬼马青春,他们的生活充满了勇气和搞怪。
       “你要去哪里?”五月天曾经以这样的演唱会跟歌迷告别。
        那时的五月天在夜里冷冷的雨中说
   
  接下来换你们去追求去实现自己的梦想了
                回家吧    不要
               回家吧     不要
               回家了      不要
               没有歌可以唱了       
           然后阿信坐下在舞台边缘,说唱得越久就越晚说再见。
 就这样唱着,唱到老去,唱到不能再唱得时候,唱到手中的荧光棒变成拐杖的时候,唱到头顶的星光黯淡的时候。  
       之后石头奔赴英国学习音乐,阿信和怪兽玛莎入伍。他们告别一切,没有想过还能够再回来。然后2003年,上海的天空之城演唱会,他们回来了。而那时候我才刚刚开始上初中,我不听流行歌曲,我不看电影。偶尔会在娱乐新闻上看到五月天,只是觉得这些人长得好丑哦……
       我总是会在某种心境下看五月天的视频,MV或者演唱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境呢,比孤独温馨,比平静躁动,也比难过平缓,一种暗暗涌动的情绪等待爆发。可是那些烂熟于心的旋律和话语,都还能有温暖的力量一点一点地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