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是我的情书
2019-11-19 13:35:02 来源:怡和散文网
        我深切地明白,我该闭关学习了。我一直不以为然。直至时间如流水般逝去在我脑海中形成鲜明影象后。罗罗说,那是因为你没挂过科。想来的确如此。

        可是我发现有时候做一件事会让人上瘾。

        安说,写作是一种生活方式。我相信它带来的黑暗状态就如同自杀。但同时它又是与死亡和麻木的抗衡,所以有时候我喜欢把文字比喻为毒品。总有一天,你会发现自己对它欲罢不能。因为它带来黑暗中一场美丽的幻觉。对此我深以为然。我渴盼着这欲罢不能。这是一个漫长艰辛的过程。

        坐在这所学校里我认为是最显古老最有神秘气息的教学楼里,嗅着异于它室的气息,我很享受手指摁动的声音。双手支颐望着不远处的街道,华灯初上,车水马龙。最近很不愿再说出男生这个字眼,反而觉得男人更让我觉得舒服。一个人很容易长大,但很难成熟。尤其是在校安逸而自由的大学生。在看到听到或是经历一些事情后,人反而能迅速成熟。

        突然又想听歌了,呵,彼岸花就很好,又或者城市稻草人也可以。我喜欢这些城市边缘化的旋律。我想我不应该再和他见面了吧,毫无疑问。在他面前,我比以前更沉默了,我想我应该不是自卑,然而却觉不出这到底是不是更深一层次的悲哀。矛盾,纠结,是我和另一位朋友他的共有。到骨子里。反复无常,怀疑,敏感,极度地缺乏安全感。在努力寻求救赎的途中一次次失落,彻底的失落。在这一刻,我突然理解甚至是领悟了他,我决定原谅他。

        沉默,总是让我无法填补与人一起的长长的空白。有人比喻说,你的孤僻就像城市上空的雨。呵。我总会恨自己,却又无能为力。我是个轻易就让人投入却使其冷却的人,没有任何回报可以给予,甚至是大片大片的失望,留下的是无限的空洞。乃至决绝的离去。抱歉,我无法做得更好。

        我或许在努力寻找可以互相抵达的灵魂,似乎不太乐观。杜拉斯说,我们哭。要说的话都没有说。

       是了,沉默就是我的情书,不打算寄出,也从未想过收到任何回音。今天的某个时刻我为我不是个完美的人而庆幸了好大一会儿,我愿做一个美丽而有缺陷的人。就好像生命的形式。

       我唯有期盼我也能写出一些文字,这些文字能够抵达一些人的灵魂。同样,也抵达了我自己的灵魂。我也想能够随心所欲地写,在黑暗中写,在寂静中写。文字不断地涌现,不断地消失。好像是写在一面空旷的湖水上。我喜欢把文字比作写在水中的精灵。

       只要你以相同绝望的姿势阅读,我们就能彼此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