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段日子里
2019-11-19 14:38:26 来源:怡和散文网
       在路上我一个人埋着头走着。这繁华的世界好像给我无关,心里盘旋着老板指着鼻尖的话语,心情坏到了极处,真后悔为什么要走出本该属于自已的大山,又为什么要离开讲台上的那一片天与地…… 
          记得那一年的春天,四处是新翻的泥土气息,新燕在田野的上空欢叫!我骑着断了排气管的摩托车车,那声音和家里碾米的柴油机一样,震荡整个山谷。不清楚走了多久,好不容易来到了一个有点像古雕堡的山村学校,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笑容满面的接过我捆在摩托车尾部的行礼。经他的自我介绍我才知道他是这里的校长。我跟在他后面,来到一个不足30平方米的小屋子里,里面一张断了一条腿的办公桌用水泥砖撑着,上面整齐的放了一叠叠学生的作业本。旁边是一张锈迹斑斑的小铁床……老校长搬开了唯一一张上面放着书的凳子抹了又抹,然后放在我前面,“吴老师,请坐”……我坐下老校长便和我聊了起来,话里我才知道这里除我之外总共有3个老师,每个年级一个老师任教,我来之前老校长任两个年级的教务,现在打算让我担任四年级所有教务。桌上的闹钟清脆的铃音打破我们之间话题,“该打铃了”老校长躬着腰走了出去,我拿着教材也跟随着走了出去。
    穿过走廊,来到了四年级教室。“起立”,“老师好”一双双小眼睛齐刷刷的向我看来,退了色的衣服下一个个小肚子挺着,我很不习惯的扶了扶眼镜,检起讲桌上值日生预备好的粉笔在黑板上写出吴XX几个大字,然后转过身扫视一下整个教室。教室里非常安静,除了清微吸鼻涕声外似乎没有其它的声响。接下来我自我介绍一下,让学生们也各自报也姓名和去年的学习情况,开始是一个个腼腆的不敢高声,后来都快把屋面上的瓦都给震了下来。很快就在这喧闹声中渡过了我的第一堂课。 
         之后我慢慢混入这些带有大山里的气息的野孩子们群中。一声声还带奶气的“吴老师”更加的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我记忆中那一张张童稚的面孔也渐渐清晰起来。操坪上,学校外的田野里,我都被一群群叽叽喳喳问这问那的问题所包围着。 
         在这里一晃就是两年,因各方面的原因我一张停薪留职的报告打到了县教育局。那是暑假时候,没有给我的学生留下什么话我就悄悄的走了。在外面滚打了几年没得回去,因生活所迫而忙于奔波,脑子里除了合同就是协议,打回家中的电话也就是几声问候便挂掉了。 
    在去年过年我回到了家里,年迈的老妈妈捧出一个包袱说是我学生们送来的,我打开一看,一张张纸钞、一个个存钱罐、一枚枚硬币和压在那一叠叠整齐的作业本纸条,我心醉了,我多年没有流下的泪水打湿了我的双袖,时光如果能倒流的话我真想回到几年前给我的那些学生说一声对不起!我抛弃的大家! 
          现在,真想回去重新找出我原拥有的枝枝叶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