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情思
2019-11-20 10:47:46 来源:怡和散文网

现在我们每天都在用手机,手机给我们带来了极大地方便。手机不仅仅可以通话,还可以网,还可以看电视,功能多多,而且又方便。现在我们随时可见,大部分停闲暇时都会拿着手机玩个不停,要么网,要么玩游戏,要么听歌。假使某一,大家会因为忘记带手机就会感到很不舒服,就像猫在抓心一样的难受,因为手机已经深入们的生活当中,谁也离不开它了。

童年见过的电话是摇把子电话,一个像塔一样鼎立的黑匣子,旁边是一个手摇把。打电话时就摇着摇把:喂!总机吗,给我接某某地方。老半天才能接通,而且只有不错的单位才有。我记得那时我大概是七八岁吧,我和比我大三岁的哥哥对电话机感到很神奇。感觉到这样一个小东西能够传来别的声音,就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于是在一个大们不在家的子,我和哥哥溜到爸爸单位办公室,把那部电话拆得七零八落。结果可想而知我们装不了,怎么办呢?我们就把那些零件地丢了,爸爸回家打电话是发觉打不通了,来修理才发现零件少了一大把。

在后来就是按键的电话了,稍稍有了进步,打本镇的电话就可以直拨了,感觉方便了一些,也不用在摇着摇把呼呼响,只是轻轻地按着按钮就可以打电话。但是打出本镇还是要总机接线。

到了九三年吧,我们这个小镇开始有了大哥大,那时的是模拟机,厚厚的像砖块,拿在手里沉甸甸的。当然现在是这样说,可是在当时能够拥有大哥大的是何等了不起的物。毕竟这是第一次发现电话居然可以不用线连接,就那么拿在手里装在兜里可以打电话。好神奇!我有一个邮电局的朋友,有推一台大哥大的任务,于是卖给了我们一个灌煤的同学。当时的价格是五千多。

有一次,哥哥不知道从哪里拿回来一台手机,一直拿在手里兴冲冲地带回家来。展示给我们看。看他那兴奋的神,老婆戏谑地笑着哥哥,说他从街一直把手机举回家累不累。也只有那种特定的时刻,才会有这许多的笑闻。

再后来就有了数字机,记得我的第一台手机是两千年才有的。那是给我的。是一台西门子手机,虽然那手机看起来笨重一点但是信号时特别的好,我拿着那台手机的时候心里那种高兴劲,真的是无法形容。我也有手机了,能够拿在手里的电话,或许这就是源自于童年那种对电话的好奇吧。可惜用了不到半年不小心摔在地把天线摔坏了。我的第一台手机就这么报废了,当时我的心里难受极了。

就是这样,什么都是一种习惯,没有手机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可是有了手机,一下子又没有了,还真不行。就像我们现在一样要想找个没有手机还真找不到。可是没手机时一找一个准。于是妻子决定给我买手机。那是零一年,我的工资才六百九十块钱,而妻子当时也没有班,也没做生意。我们两就靠这点钱度。可是妻子毅然给我买了一台一千一百多的摩托罗拉手机。那种手机很小巧,比现在的手机还有小很多。可以放在袋里。这台手机也用了不到两年就坏了。

而后我陆陆续续地买过五六台手机,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用手机很容易损耗。同样的手机家可以用四五年而我的最多也就是两年,有的甚至半年,我买过诺基亚,买过长虹,买过金立的,也拿过拿话费的手机,现在用的是OPPO。

手机的变迁也应了社会不断在进步,通信越来越发达。手机已经了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东西了,而我就是这样,倘若一天手机没带,就会感到吃饭不香,浑不自在。有朋友告之曰:此乃手机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