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雪来过
2019-11-20 11:41:31 来源:怡和散文网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跨入深冬,云层越发的凝重,就在我极渴望能下一场大雪时,天空竟然固执地与我作起对来。往往,当你越渴望做成一件事情时,这件事的结果大抵都与其想法背道而驰。


  于是,冬日里每每晨起时,我第一件事便是迫不及待地掀开窗帘,而当我看到晨曦中稀疏的星子时,我知道,我又该失望了。


  生活在都市,离最初的生活轨道越来越远。偶闻得迎春的花香,听到虫鸣蝉吟的嘁嘁啾啾,目睹树叶由绿变黄的线条,却再也没有能与一场雪邂逅。我知道,我要的,不是随意洋洋洒洒后集于地面的污泥,而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雪,踩在脚下能发出声响的那种。


  我是从去年年初开始喜欢迟子建的,对她文字的清丽和灵性有着深深地钦佩。她的故乡在大兴安岭,我从她的文字中知道大兴安岭春天月光朗照得荧光闪闪的春水;夏天艳阳普照下翠绿葱茏的树木和堤坝下盛开的野花的幽香;秋天下霜时节逐渐变得火红的树叶和开在原野中的野菊花;冬天白茫茫的雪海和坚冰之下美丽的出水芙蓉般的游鱼……而我最喜的是大兴安岭的雪。


[二]


  落明是我在大兴安岭的qq好友,前不久他跟我谈起大兴安岭的雪,零下三十摄氏度的气温,月光下的银色世界,雪山与雪山无声地对望,捕鱼的渔民在夜深时逐渐熄灭的点点灯火。就在我脑海中勾勒着无比壮观的雪景时,另一幕却在我脑海中清晰呈现。


  2010年浅秋,读完迟子建作品《额尔古纳河右岸》后,我写了篇读后感,取名为《走进迟子建》,期间毫无掩饰地表达出自己对迟子建的喜爱,就在发表文字的一个星期之后,我收到了来自大兴安岭的包裹,寄件人落款为“落明”,这使我很惊诧,我没有那边的朋友,且不随意把通讯地址告诉陌生人。打开包裹,我看到了迟子建的两本书《清水洗尘》和《踏着月光的行板》,随后的几个月里,陆陆续续收到了他快递给我的《雾月牛栏》《晨钟响彻黄昏》《白雪乌鸦》《向着白夜旅行》《迟子建散文集》四卷……前前后后统共收到他快递给我的十一本迟子建的书籍,这使我很震撼,感动一个陌生人所给的惊喜,于是一遍遍在qq里,在博客里寻找有关“落明”的字眼,终无获。


  在网络里写字,我始终是安静的,得到过众多网友的褒奖,也曾受到一些人的冷嘲热讽,不管怎样,我都是安静的,不作任何回应。指尖流淌的是淡淡的幸福,一种灵魂上的安逸和寄托。我只追求属于自己心灵深处的清宁。


  于落明,我是充满感激的。我从未与他有过交流,更不知道他的年龄及其他,但从他随书籍写在纸笺上的文字以及字体,我可以断定,他是个男士。他说,喜欢我朴实贴近生活的文字,喜欢我小说中乐观豁达坦然的女子,喜欢我塑造出来能用心去爱的男子,喜欢我淡泊名利的从容心境和永远明媚的心情……


  之后很久,我没有想到一个妥当的回报他的方法。以往收到来自朋友的礼物,我总要回礼的。从小父亲就教导我:“宁人负我,我勿负人”。他的礼物过于厚重,让我无所适从。直到有一天,一个念头从脑海中忽闪而过,我想那是最妥帖的方式。


  于是我把自己写的字用U盘拷贝下来,然后拿去打印店全部打印出来,花了整整三个月的业余时间手抄下来,抄完后按照他在包裹上的通讯方式一同快递给了他,粗略算了一下,大概有十万字吧!虽然我没有花太多的金钱去回报他的礼物,但是我是用了心的。先生曾一度取笑我过于认真,他曾提议我去商店买一些价值相当的礼物回赠,可我都没有采纳,我总觉得,用钱直接买来的礼物过于随意。


  就在我快递出去十多天后,收到一条来自“花自飘零”的qq信息。第一句便说:“谢谢你厚重的礼物,我很喜欢。”我知道是落明,之后他又说:“你的文字,是我一直喜欢的,三年来,我没有放过你的任何一个字。”我轻笑了一声后竟然有泪溢出眼眶。我说不出我的心情,内心的复杂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我回复了“谢谢”两个字后,便无言,我知道任何字眼的分量都显得太轻。


  我和落明成了好朋友,闲暇时我们会聊天,聊我正着手准备写出来的小说,聊我小说中主人公的爱情,聊各自的处世态度,而当我问起他是如何晓得我的通讯地址时,他却说保密,之后一直没有提起,他说,只要努力,天底下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呵,谁说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