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是沟通的桥梁
2019-11-20 11:50:52 来源:怡和散文网

早几天的晚上,大概十一点半了,我正在网上闲逛着。突然老婆的同学找我聊天,我觉得很奇怪,她一向很忙的,为什么这么晚还没休息。问她,告诉我她烦,想找个人聊天,原来是跟老公吵架了。
我细问缘由,原来是这样的,她老公接连出去打牌打了三天,打电话也不接,于是她大发雌威,跑去把他手机砸了。说起他们的婚姻,很有点意思的。老婆的同学是一个城里姑娘,从小就没做过什么家务。卫校毕业后,在医院做了几年护士,然后去了广东打工。回来的时候表姐看她老大不小的了,就给她介绍一男朋友,也就是她现在的老公。她老公家在农村,叫双石桥的小村子。那是个偏僻而贫穷的地方。我至今不明白当初她表姐为什么介绍这样一个人家。她后来不止一次跟我们说过,她和表姐走在去他家的那条泥路的时候,对她表姐说表姐我们回家吧,这是什么鬼地方啊。可是见面之后觉得他很不错,属于那种憨厚老实而木讷的人,也就点头同意了,我想她大概是想到以后自己不会被他欺负,只有自己欺负他的份吧。

记得他们那天结婚,下了一点点毛毛雨。我骑着摩托车往他家赶,可是一到那条泥泞的泥巴路,我就后悔了,这是怎样的一条路啊。坎坷不平,更气人的是,一下雨整个的路面都烂了。摩托车根本骑不动了,羽盖塞满了泥巴,没办法我只好走几步,停下来撬出泥巴来。就这样短短几百米我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他家都像个泥猴了。

婚后,他们感情还可以,老公对她百依百顺,可是矛盾出来了。他们跟父母住在一起,他的父母是那种典型的农民,在他们的意识里,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每天要求她做这样那样,还是整天都在唠叨,说她不会做事。其实我觉得她已经很不容易了,一个城里姑娘到了农村,洗衣做饭喂猪,还要下地干活,在我看来真的很不错了。可是老人还是不满足,整天唠唠叨叨,因此婆媳之间难免有嫌隙了。

本来同学两口子在家里搞了一个果园,已经初见成效的,可是实在受不了老人家的唠叨,老公也担心长此以往会影响夫妻之间的感情,于是今年年初决定夫妻两再次出去打工,还带着5岁的儿子一起出去。结果可想而知,不到半年钱没挣到,还亏空了近两万元。而家里的农事都荒废了。没办法九月份只好又回来了。可是这是烤烟什么都已经过了季节,只有等明年开春再说了。于是同学去医院上班,老公在家里。家里也没有什么事可干,老公心情烦闷就出去打牌。结果气愤的她就把手机砸了。

我听了她的诉说,也为她老公的行为感到不可思议,偶尔打牌当然可以,可别整天泡在桌上。想想自己老婆出去挣钱,而你在家整天打牌老婆当然不高兴。但我还是数落了她一顿,说她不应该这样发火,当着别人的面很不给老公面子。她坚决说要和他离婚,说这日子过不下去了。并说办好请我们吃散伙酒。

过了两天他们两口子一起到了我家来,等她走了后,剩下她老公在。我就开始说他不应该这样打牌,这样老婆肯定生气的,我一说他,他就满肚子的委屈和苦水全倒了出来了。他告诉我,种烤烟必须和那些烟草站的人要搞好关系,否则他随便把你的烟的等级打低一个等级,你就吃大亏了。因此和他们在一起真的是没办法,人家叫你打牌,你能拒绝吗?人家叫你喝酒你能拒绝吗?如果你拒绝了,那好,明年你种烤烟就别指望挣钱。就怎么简单。他曾经有一次喝了酒开着三轮摩托出了车祸,差点小命玩完。他也发誓不再喝酒。可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句话是多么地有道理啊。没办法就还得喝,牌还得打,因为在农村来说就烤烟是一大收入。

听了这话我沉默了一会,良久我问道,你就不能和她好好说说,让她理解你吗?他说我都说过好多次啊,而且我都尽量克制的,可是真是身不由己。她也不理解我的苦衷。
看来夫妻之间理解真的是很重要,很多的事情我们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其实就发现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无论是夫妻之间还是朋友之间等等都是如此。现在的社会就是这样,不会应酬就不要想赚钱。只是希望多一些理解,他自己也多一些克制,这样也就天下太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