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遇见一朵怜幽
2019-11-20 12:51:00 来源:怡和散文网

八月的时光,阳光充足得让人内心滋生旖旎无限。

喜欢游走于网络,打发闲散的日子。初次见她,是在江山文学网首页,八月二十二日,她加入“江山之星”,照片是一张半身照,身着一件颜色趋于紫色与粉色之间的短外套,目光望向远方,深情闲散,如一朵初绽的白荷。

她在个人简介里说:“一朵怜幽,八零后女子,崇尚简单本真,素白如水的日子;喜静、喜独处、爱植物、爱古典音乐、爱文字;倾尽年华记叙流年中的每一次感动,舞尽毕生刻画浮生里的每一点温然;在午夜,独坐屏前,拈朵花浸酒,拈笔渡红尘……”这简单的自白,只睹一眼,便生生地喜欢了。

看到她的那一刻,脑海中即刻涌现出周敦颐的《爱莲说》:“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盛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静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随即,眼前浮现一个美丽的画面,江南的夏天,满池的清莲……这就是“一朵怜幽”给我的第一感觉。

点击进入她的个人空间,文字一篇连着一篇,读她的文字。她的文,有女子独有的柔媚,清浅、恬淡,让我爱不释手。

不久后,她有一篇文字入了江山绝品,那便是《第四种爱情》。她在开篇里说:“拥有第四种爱情的两个人,不是恋人,不是爱人,也不是情人……”出于好奇,我一口气读完了这篇文字,林森和若水的那段感情深深地牵动着我的心。第二天写了简短的评语:“昨儿个一口气读完,竟然忘记写评,怎么可以?《第四种爱情》深深牵动着我的心,很美很美的不关乎金钱和利益的一种感情。现实中的这个度一定要把握好才方得圆满。接触怜幽的作品,用词用字恰到好处,精致得如同这位80后的女子,看字如人,竟是生生地喜欢了。继续关注作品,顺祝中秋节快乐!”时日应该是中秋节的前两天。

日子不紧不慢地过着,秋,渐行渐浓。

纷飞的雪组办社团“逝水流年”,那时她主办过一次有关“月光”的征文。闲来无事,便也胡写了一篇小说《是你,踩着月光来》,一朵怜幽也参加,她的《月光倾城》再次加入绝品。

我给她的《月光倾城》写评语:“刚刚一直重复着一首曲子《醉红颜》,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于是我试图想让自己走出来,我知道,怜幽的文字清丽婉约得很,也许《月光倾城》的美丽浪漫会感染我。可谁知?我陷得更深了。陷入叶和月的真情,陷入故事构造的唯美忧伤的意境里。小说结构独特,笔法娴熟,融入元素之多,都让我爱不释手,喜欢怜幽的文字!期待佳作!问安!”

这篇文章,让我又是艳羡,又是惊喜,越想认识文字背后的这位女子了。

于是,我给她留飞笺告诉她我的qq号,早上申请的,下午她就验证通过了。通过聊天得知,她和我一般大,更为巧合的是,我们竟是同年同月生。同是喜清宁,好安静的女子,喜好一致,性情极度相像。

原来,有缘的两个人,即便隔着万水千山,也会遇见,即便是在虚拟的网络,那些由心中滋生的情感,也会漫过时间与空间的距离,抵达到彼此的心间。这样的情感,对于爱情是,对于友情亦如是。

后来,她在《月光倾城》的评论里回复我说:“谢谢小娴,让你陷入感伤是我的不好。下次写些明媚的故事给你看,好不好?”

果不其然,隔了些许时日,她的小说《暗恋,是朵妖娆的花》出炉,让我惊喜的是里面的女主人公取名字为“小娴”,是个温馨的有着美好结局的爱情故事。

我写在文字后的评语是:“一口气读完这个故事,心中有种温暖久久不肯散去。许是主人公用了‘小娴’的缘故,我不自觉地会把她当成自己,或者说,她身上有我的影子,喜欢雏菊,喜欢秋天梧桐树的叶子,喜欢她的安静和坚强。如天上雪所言,与文字里那个抛弃女儿和丈夫的女人成了鲜明的对比。舒缓温婉的笔调,如在耳边淡淡地诉说。是的,有的文字,不需要多么华丽的对白,不需要多么刻意地哗众取宠,就能容易的走入人心。怜幽的文字配天上雪的按语,相得益彰。一并问好!”

前几天,她又写了一篇散文,叫《那些,疼痛的旧时光》,看了文章的开篇,我首先是很惊奇。

她写这篇文字的初衷是因为我朋友的一句话,因为,开篇里说:“那天,我朋友的朋友说,我所处的生活状况太过优越,写出的文字像是空中楼阁。这句话,我用了好久去揣摩。”然后写出曾经自己的经历,我看后心一阵阵地生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