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的梦
2019-11-20 13:51:55 来源:怡和散文网

星星的梦
       某年某月某日,黑夜的咖啡馆里,我喝掉半夜的寂寞,把另一半寂寞扔进时空,然后,我变成了一颗星星,有五个棱角,一个不立地却顶天的“英雄”。
       我不敢自夸自耀,在夜空当然也有不成文的规定约束我让我不敢肆意妄为,星期五是可以偷闯人间的日子,我没有呼朋唤友,悄悄下移,拼命向下,奔向地上那些“蚂蚁”们,我相信他们是快乐的,而我也要去偷尝一点快乐。因为,我贪恋人间。仍然。
       人间刚好是雪天,我飞到一条步行街,但是却看见有汽车在上面“行走”,我确实愕然了。我立在一颗桂花树枝上,花香让我感到眩晕,接着我的眼前模糊了,树杈上一个垃圾袋蒙住了我的头,我用我笨重的棱角用力掀开,看笨重的雪快要淹没这座城市似的。外面公路上车子里的人就地开起了座谈会,交通瘫痪了。那些我在半空见到的“蚂蚁”们现在就立在我面前,霓虹灯的鬼影跟着人群也在不停的穿梭,酒气、香水味、一把鼻涕,统统涌向我,我旁边的桂花树。拔腿就跑,我甩掉这尘世的恶俗开始继续飞行。穿越人群,夜市喧闹嘈杂,人声鼎沸,最热闹的吃摊们张着大嘴,恶狠狠地盯着每一个顾客的钱包,这是个快速消费的时代,钱成了最没有皈依的东西,因为它在不停地更换新主人。惹眼的牛肉面店里红烧牛肉冒着红油,直到流进人们的胃里,人们呼啦啦地享受油和肉的刺激。
        街角,一个蜷缩的乞丐,专注地吃着“手抓面”,腐酸的味道从破衣衫里发出,变成一种声音吹起这个时代的号角。我无声地穿过,从人的身体,从面摊,从水果铺,从一个孕妇的肚中,我像是透明的、隐形的,也像是鬼魂。
       灯光闪烁,花鸟市场里,一只金鱼缸中一条金鱼极慢地游弋,像服了迟钝剂,一切的节奏突然都变慢了。车子停留不动,树安静地屏息,吃摊的热气升在半空,遮了城市的半张脸,吃客嘴里的牛肉挑拨着味蕾,塞在牙缝间,筷子挥在空中像指挥家的指挥棒。这样的停顿,展露着形形色色,繁华,在渐渐变淡。
       一惊,我竟然看到了我的老爸老妈,他们也是吃牛肉面的人群中的两个。他们看不见我。他们也不会认得我。
下一秒,一切恢复正常,只是我刻意的画面定格。所幸的是,我找到了我的他们。我飞过几十张餐桌,飞过茫茫桌海。跳起芭蕾舞用一个棱角优雅地站在了老妈的肩上,我伏在她耳际,温暖地想要睡去。他们老了。老得让我心疼。梯田般的皱纹变成了瀑布样,只有老妈那粗短的眉毛和嘴里的一颗劣质的假金牙是我心中不老的记忆;老爸,裹着旧棉大衣,手背上青筋突兀,背成了月形,一直弯曲到生命的终点。老爸老妈认真地喝着肉汤,这感觉温暖着他们的余生。他们的脸上生出老年斑,眼睛里充盈着血丝,就在那一刻,老爸老妈一起望向天空,几颗星星眨眼,只是那里面,没有我。
      他们互相交汇了一个眼神,有点悲伤,同时挽起了手,开始走进一条灰暗的街。我想喊。可是,黑暗是一把尖刀,割破了我的喉咙。我,被淹没在黑暗里。
       这是个什么时代?一切都拥挤不堪,资源衰竭。在那密不透风的人群里,我丢失了我的爸妈,我最初的宿命。老爸老妈的身影很快消失,我倚在一盏街灯上,对他们的脚印道别。不知道。一滴泪留在了灯罩上,但很快就被路灯烤干,连痕迹也没有。我走的时候,路灯居然还给了我一个鄙夷的眼神,恨不得把我吞掉,原来路灯也是有怨气的,莫非它也厌倦了人间的浮躁和凌乱?我没再想。也不敢多想。我转身,路灯上很快落满了白雪。
      我飞啊,飞到水边。没想到只是一小方池塘,旁边立着一块牌子,却赫然写着“长江”,泥石裸露,残枝败叶漂在浅浅的水面,泡沫星子此起彼伏,一滩死水,更像是资源的坟墓。我忏悔,我也曾是那动过一铲土才造就了今天的“坟墓”的一份子。
      “咚——”我掉进了一个臭水沟里,前奏是有人在玩打水漂,他打中了我,尽管水里只能旋出一个旋。我拼命拔起我的棱角,沉重地飞出沟里,扑腾出一身臭气。这个世界太小。和多年前那个世界一样,而且更小了。打中我的竟是我以前的男友,虽然他已是中年,胡须仍是浅粗的一排,只是从不抽烟的他,牙齿却被熏得黑黄了。在他的身后,他不再是瘦瘦的,有了啤酒肚,他肯定早有妻室,早已参透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真谛。我想起了我们的过往,我们常去的地方,我们在小煤屑路散步,畅谈未来,听脚下清脆的咯吱声,一如我们的心跳,闻枯草燃开的清烟味儿,有点迷惘。我们坐在石凳上,身后有一小块玉米地,节节生长的玉米杆,每一次窃听我们的私语。离别的时候,几年忠实的听众换成了依靠竹竿生长的豆角苗。
      我们牵起手,又放开,起起落落地流泪,跌跌撞撞地大笑。只是,决绝,是我们留给对方的最后一个姿态,也是,最初的一个思考。
      眼前的这个人,他望着远方,作思考状,活到这个年纪,他成熟的心事便交给风月聆听,不会有女人的叫嚷。再一杯酒,所有的苦楚悲酸、世事沧桑、生活冷暖都能当做下酒菜一起喝进肚里,一个潋滟的柔波折射出月光爬上了他的发梢,银丝开始耀眼,最后的时刻,一支烟的时光,我像过客一样,凝视了他。
      趁悲伤没有流泻,赶紧逃离。
      这个世界真那么大,又真那么小。就这么一个冷峻的白雪纷飞的夜晚,我同时遭遇了前世亲情和爱情的回顾。痛,但享受。我现在是一颗星星,有棱角的星星,我贪恋人间,去寻找热闹和快乐,乐此不疲。
      这个夜,好长。
      躺着街角的长椅上,我想要睡去,雪厚厚地将我盖上,像小时候妈妈为我盖被子那样的轻柔。我看了这里的生活,几十年后的生活,一切都像个尴尬的秘密,撕破了便会血流成河。我的棱角是为生活的棱角而生的,生活不是圆润的,那么多棱角,会刺得你哭,刺得你笑。我想,回到天上,偶尔,眨眨眼,就好。
      当我被赶出去的时候我知道了,我确实在咖啡馆里睡着了,还喝掉了一夜寂寞,流着闪亮的口水。不安的夜空里,那颗正对着我的星星淡出视线……
      一切又恢复了,起落的交织。
      只是那个梦,像咖啡一样,太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