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牙小记
2019-11-21 12:09:58 来源:怡和散文网

终于下定决心要到医院拔牙去。那两颗牙,一颗是右边的大牙,坏了已经10多年了,修补了三四次,最终坏透了,修补也不能够了,根也已经断裂,只能拔掉了。一颗是左边的尽头牙,学名叫智齿,名字挺好听,可是不做好事,还尽发炎,医生说不拔掉它,会连邻居大牙也坏掉。办公室平听说了,说:“拔了吧。我已经拔了四颗智齿了。一点也不疼。两三天就好好的了。”
       伟进来却说:“拔了几天不能说话的,要是说话吃风了,会得破伤风的。”我觉得有点危言耸听。林说:“颗不是,我们村子有个人就是因为拔牙得了破伤风死的。”晕,这不给我制造恐怖气氛嘛。我有点犹豫了。可跟老公约好的,还是去看看吧。
       到了医院,我把这些话学给老公,老公说:“那要看在哪里拔,我觉得县医院要是连这点手术都出医疗事故,那就开不成了。”
       挂了号,找到口腔科,接待我们的正是别人介绍的徐医生。徐医生戴着眼镜,文质彬彬说话慢条斯理,很和气。他给我检查之后,告诉我,右边的大牙很容易拔,创口也小,不耽误下午上课,左边的智齿要动个小手术,创口稍微大点,要休息两三天才能说话,最好利用休息日。我决定先拔右边的,下午还可以正常上课,不必请假。
       打麻药的时候,只觉得有涨涨的感觉,并不觉得怎么疼。徐医生不断地说:“长大嘴,放松一点,我打慢点,你别紧张。”我直觉得呼吸困难,好像有痰涌上了喉头,终于,打完了。我渐渐觉得右边开始发麻,之后有灼热感,好像是被谁打肿了的感觉。药劲上来之后,徐医生拿着手术钳子开始拔,我感觉他使劲撼动了两下,说糟透了,要用什么其它器具,随便递一个就可以。我闭着眼,不知道他用的什么,只感觉很快的,他就开始往我嘴里塞药棉,一团,两团^……只好命令我:“咬着。”看我没有反应,就笑了:“连咬也不会了吗?”我咬着棉花坐起来,一个护士告诉我:“咬半小时吐出来。今天一天不要漱口刷牙,不要吃硬东西,吃凉的软的,记得吃药。”徐医生说:“应该不会耽误你下午上课。”
        回家的路上,嘴里不断有红色的唾液涌出来,我吐过之后,用纸巾擦拭,只感觉纸巾在左边擦过,右边却好像够不着,位置应该没错,可分明感觉是擦在墙上,硬硬的。回到家里,我对着镜子用手去触摸,左边的脸可以感觉我的手冰凉的感觉,右边下巴却感觉不到手的温度,倒是感觉右边下巴麻木的,好像是摸在别人脸上。这小小的麻药劲好大呢。
        半小时之后,我把棉球吐了出来,可是血好像更多了,我只好不断地吐。一个小时了,右边还是麻木的,想咧一下嘴,都不大听使唤。
        没拔过牙的朋友,拔牙的感觉就是这样的,不疼,但觉得不怎么舒服。老公笑我,四十不到,就要拔两颗牙了。女儿惊讶:“你还没老,就要拔牙呀?”医生说得好:“以前没保护好!”希望朋友们都保护好牙齿,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身体倍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