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佚事
2019-11-21 13:10:04 来源:怡和散文网


            学校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就连一向看起来严肃有余活泼不足的老师们,其实也有很多有趣的故事,今天我就采撷几个片段,与大家分享。

装在套子里的人

             我有一件大衣,准确地说是大袄。咖啡色,真毛领,款式简洁大气,是我所有衣服里最好的一件。学生说最喜欢我穿的两件衣服,一件是夏天的粉色套裙,一件是这件“军大衣”。“军大衣”是我们语文组对它的戏称。当年我离开班主任队伍,回到语文组的天地里,第一次穿它,H就大笑,并惊呼:“看,奥楚蔑洛夫来了,穿着军大衣。”然后就戏称我穿这件衣服字像“装在套子里的人”。为什么呢?刚才没介绍,衣服美中不足的是略长略肥,我则显得瘦小了,可不就像装在套子里的人吗。不过我虽装在套子里,可那是表面现象,我的心可是从不穿衣服的,更不会装在套子里。坦诚相见就是我!

穿长衫站着喝酒的孔乙己

             办公室一女同事,人年轻,也漂亮,穿嘛嘛好看。这两年流行穿靴子,她穿上格外摩登。邻室的G来了,说要试穿。我笑说:“好啊,你当年可是我们办公室有名的细腿-——鸡腿,肯定能穿。”G果然穿上了,在屋里来回走动。我们怂恿她回去让同屋人欣赏。她就大喊H。H来了大笑:“快去买,你最大的优点就在腿上。”接着又说:“好是好,就是觉得小姑娘穿更漂亮。”G也笑:“我穿靴子不就是站着喝酒穿长衫的孔乙己了,不伦不类的。”我们也跟着她的调侃笑起来。这就是我们,有时开明有时守旧并善于自我解嘲的老师们。

手难抬

             H性格爽朗活泼,和学生能打成一片,学生也爱和她开玩笑。一次月考后讲评试卷,H 一手揣在衣兜里,一手拿试卷,讲到激昂处想抬手板书,可是手没抬起来。她心中诧异,不看则已,一看怒火万丈:自己的袖子和衣兜被面前一学生用细绳子扎在一起了!怪不得难抬呢。恰好那次班上考得糟糕,心情不大好,偏那学生没眼色,还要在老虎头上拔毛,不是自讨没趣吗。惹得她大发雷霆,一改往日斯文甜蜜相。回去之后她给我们描述经过,我们笑的前仰后合。一笑她讲课专注,竟然没发现学生的动作,二笑那学生忒调皮胆大,敢出老师洋相。不过这样的小插曲也不止她一个,谁没和学生之间发生过类似故事呢。

学温柔

             一同事戏说我们语文组有几个女同志最会撒娇,打电话嗲声嗲气,让人听了身子都酥了,自是温柔的很,并历数一二三名。我们都笑,说自己可学不来。叫老公都是直呼大名,再说这样的劈喉咙哑嗓子的,也学不出娇气的强调呀。W说,我回家学学试试。我们都说,别把哥吓着了。第二天,她来了,笑着向我们汇报实习情况。“昨晚他忙着在电脑跟前打一份材料,我刚凑过去‘温柔‘地叫了一声,他就吼‘没事一边去’我怎么学了没效果呢?”我也忍不住了:“你呀,温柔得不分场合不分时候,怪不得人家不喜欢呢。这个时候你是不是该先送上一杯水,给他一个甜蜜的眼神,再主动央求帮他打呢,或者给他捶背呀。”接着就是几个人一起笑起来。温柔也是一门学问,怎样恰倒好处地表现,这可是我们没有研究过的,然做得不好,做惯了老师和班主任的人,总是自立自强有余,而温柔示弱不足。平时把耐心都给了学生,回家后反倒没了耐心,也是很普遍的了。也许这就是我们的悲哀。

毛巾哪里去了

                一老师清晨起床后,整理床铺,发现枕巾没影了,四处搜寻不见,时间不早,只好作罢,匆匆上课去。下课后,回到办公室批改作业,忙得不亦乐乎。忽然一老师惊叫:“哎,你衣服下露出的是什么?”大家都回头看。她也急忙扭头找,手抓到一拽,嘿!枕巾!“原来你在这呢,害我好找。”大家都忍不住一阵暴笑,这枕巾还真会藏,上课时硬没露头!回来了才探头探脑地出来望风。其实这样的趣事,也为数不少,清晨起早,慌慌张张,反穿衣服呀,穿错袜子呀,也屡见不鲜。无伤大雅,却有些小笑话,这就是我们。

                        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