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也很好
2019-11-21 14:12:53 来源:怡和散文网

来在小店,一张还算干净的桌边坐了,信手招来一碟小菜,一杯冷啤。

碟里黄瓜清脆,辣丝鲜红;杯边啤酒泡沫雪白,举起轻啜,冰凉而清爽。

尝闻人不 读而每有诗意,不酒而常多醉意真境界自高者。今夜,不必把酒问天,也不去花间独酌。只需在若有若无的歌里,尝试一种叫思念的 滋味,中人欲醉不也很好?

有 挚友相交二十余年,于我有恩有义,可以管鲍论之。只是近年忙于琐务,疏于望问,然未能时刻稍忘矣。

数月前,我弟因资金告急,遂求援于我。此君施惠于我既多,从不求一报。思来且惭且愧,唯铭感而已。此时朋友有难,岂能坐视?苦于囊中羞涩,有心无力。转思报答朋友在此一时,如不 倾尽全力,日后如何相见?乃于朋友处告贷数万,,不求其他,但求一全朋友之义,其余不足论也。

数月已过,朋友催问款项事,奈何我弟周转不灵,一拖至今,朋友颇有怨词。诚有左右为难之窘,一筹莫展之困而。今日忽传资金到位,不日即可一解燃眉之急,实不胜之喜,忽如一释重负,数日愁苦一扫而空。

不有道义无以为朋,急难不能相助何以为友?然作朋友不作债主,多义务而少债务,不也很好?

多日不见你了,总觉怅然若失。

想起《世说新语》里的一句话:“三日不见黄叔度,便觉鄙吝都生。”黄叔度者,真不知何等样人,能得人如此地心向往之?如此地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然而你我又何止于三日?更何异于几秋了?今夜,再不见你,固我能 乎?

上得线来,你却不在。灰蒙蒙的头像,寂落落的空间。不知你是一如既往的潜水,还是在网络那端的现实里难得闲余?今夜你不在,可知我是如何的怅惘?

造访不遇的失落,前人的诗里我最喜欢两首。一篇《游园不值》;一篇《寻隐者不遇》。一是虽不能扣扉轻入,徒然青青的苔痕里留下怅怅的屐印。可是墙头横溢而出的一枝红杏,是见微知著的满园春色,不也分明是掩饰不住的心头狂喜?一是乘兴而来,难见不知师耶友耶的方外逸士,浩叹之余,想象之下,出没云里雾里的高人,真有难言难状的向往和景仰。

庸俗如我,不知道何时能修得这样的境界和雅致:见我喜;不见也何忧?

不见你,就让我静静的读你那些浅浅淡淡的文字;不见你就让我脉脉的听你那些亦梦亦幻的歌吧。

不见你,就让我轻轻的来。

不见你,就让我想想那个潇湘水湄,南天云际的你。然后轻轻的去。

不见,不也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