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哭,我最爱的人
2019-11-21 14:12:59 来源:怡和散文网

郑智化《别哭我最爱的人》

By:Dai Jianbing
别哭 我最爱的人
今夜我如昙花绽放
在最美我一刹那凋落
你的泪也挽不回的枯萎
别哭 我最爱的人
可知我将不会再醒
在最美我夜空中眨眼
我的梦是最闪亮的星光
是否记得我骄傲的说
不要告诉我永恒是什么
我在最灿烂的瞬间毁灭
不要告诉我成熟是什么
我在刚开始的瞬间结束
                     
     2003。12。31日11点30分56秒
     房间里依然只开了一盏灯,雪白的日光灯管。其实房子里装了两根灯管,可他习惯只开一根,就像他仍习惯把他那条洗得破出了洞的手巾挂在墙边在用。他并不以为这是节俭,他只是无端的觉得理应如此。

他坐在电脑前,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窗外断断续续闪出礼花的彩线,伴着轰鸣声。然房子里依然安静。屏幕里是满满的黑夜的字,光标在右下角一闪一闪。此时他正看着鲁迅的文章《伤逝》。这已经是他第三个晚上没合眼了,近段时间他一直在看鲁迅。他觉得自己对他的作品了解得不够多,然这一直是他的渴望。他从《狂人日记》《兄弟》看到《幸福家庭》《阿Q正传》。。。终于他看到了《伤逝》。他很早就听人说过这篇文字,此刻已经是他读第二遍了。他读得很慢,很细仔,渐渐,他的眼眶里有了泪。

文章的最后这样写着:“我要向着新的生路跨进第一步去,我要将真实深深地藏在心的创伤中,默默地前行,用遗忘和说慌做我的前导。。。。。。”
    他终于忍住没有落泪。嘴里却不停地念着:“我要向着新的生的路。。。。。”
    忽然,放在茶杯边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打开一看,是一个朋友的留言:“2003年只剩下最后半不时了,你最想做什么事?”

他怔怔地看着那行字一动不动,仿佛是在思想着什么,又仿佛在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那么三四秒的时间后,他重新拿来起手机,按下回复键,然后拼出一行字来:“我想让自己快乐起来。”接着便按下了发送键。
     
     他重新坐到电脑前,右手自然地伸向装着茶的杯子,嘴唇触到茶杯口沿时他才发现原来杯子里的水已经喝完了。于是他站了起来,走到床边的案头前拿了热水瓶向杯子里兑了水。热水冲向透明的玻璃杯,一片片大的墨绿色的叶子便从杯底涌了起来。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像一个画家正在欣赏着自己刚完成的一件作品。那样子有点陶醉。他想起前不久看过的那个叫《绿茶》的片子:吴芳对着陈文亮说:“我的一个朋友说我这人的优点就是保守,缺点就是太保守。”他记得那叫吴芳的女人的桌前当时也是放着同样的透明的杯子,可是那杯子里的茶的叶子是那么的绿,那么的绿的叶子泡出的水又是那么的清-----清得不像是茶泡出来的水。

他端起杯子来,尖起嘴喝了一小口,有些烫。于是放下杯子,重新把目光投向屏幕,突然感觉眼睛微微有些胀痛,于是他用手揉了两下,还是有些痛。他想,可能是刚才自己看得太久了,得稍稍休息一下。他随手从一大堆CD盘里抽出一张碟来放到光驱里,按了播放键。然后转身关了灯,双手支住下巴,开始闭目养神。
      不一会,音响里歌声传来:“别哭我最爱的人,今夜我如昙花绽放,在最美的一刹那凋落,你的泪也挽不回的枯萎。。。。。。”
       他的心一怔,终于忍不住,有东西在黑夜里滑落。。。。。。

阿步 2004。1。7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