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盈若缺
2019-11-21 14:13:01 来源:怡和散文网

这篇文字算是为那些知道我名字并喜欢我文字的人而写的。下笔之前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有这个意义的必要。可是很久,还是决不下心来。但我仍是写了,因为反正是在闲着无事,思想安静,暂无牵无挂。加之我并非名家作者之流,也不是论坛里振臂一呼应着如云的文豪-------是大可不必怕人骂的。

或是因为孤独,或是一直不太满足生活的现状,或是希望印证一种自身价值,还或是渴望一个人的理解吧!-------我从两年前开始在网络上断断续续的写了几十个贴子。算不上是文章,只是一些用文字在自言自语说的话-------然而被一些网上的朋友喜欢着。然后由他们转贴到一些另外的地方,散播开来,被更多的人知晓。

于是一些的人因为这些文字而与我联系,聊天,成为网上的朋友。我原是不曾想过的,不曾想过会得到如此多的人的认同与喜好。这是远远出乎我之所料的。我像个种惯了地的农民,突然有一天被一些有学问的知识分子攒誉了一番。心里彷恐不安,又满心欢喜与骄傲,同时有着说不清的伤感-------只为这些喜欢我文字的人们。

一些聊得熟的人希望可以与我见面,且这样的人与日俱增。希望一些有缘知心的朋友能从网络上走到生活里来-------这也许是我们这些网民们共同的心愿。可我是很惧怕见生人的。所以虽然上网的时间有约近三年了,见过的网友屈指可数。怕见网友的原因有二。其一,本人着实长得其貌不扬,最多算丑得可爱,怕让一些满怀憧憬与期望的人大失所望。我了解人的一些心态------至少我自认为我有几分这样的天赋。曾与一个网友聊天时说:网上的人都是青蛙想找到白雪公主,灰姑娘想找到白马王子,而结果却往往是青蛙遇着了灰姑娘。还是少见的好。(当然,还有一些人上网不是为了这个。)

刚开始那一阵子,心里也有过那种骚动,希望通过文字而找到自已的红颜知已。记得曾看过一部不知名的外国喜剧片。说的是一个长得奇丑奇胖的女人,心地却十分的善良,然苦于她那与众不同的容貌而一直得不到自己心爱的梦中情人的垂青。她终于感动了神。神施了魔法,让她那善良的心灵变成了她漂亮的容颜,娇好的身材------她终于与她的梦中情人走到了一起。当然,也因此造出一系列的笑料------“身材娇小苗条的她”在与男友共进晚餐时一口气“斯文地”吃了十几个汉堡;在酒巴里一屁股坐坏了一张钢架椅。。。。。。记得当时笑得我前伏后仰时,心里想着要是真有那样的魔法把自己也变得英俊些就好了-----那样便可大大方方地去见那些倾慕过文字里的我的女孩子们。

当然只是孩子似的天真的念头。现实是不可能如此的。倘若人人的心灵好恶皆以人的容貌的美丑来表现,那世界将善恶分明,批着羊皮的狼们将无处藏身。然现实若果真如此那将不可想像。所以从中也可得出一个结论来,简单分明的东西末必一定好。

其二,本人自以为是一个怀旧的人。凡事一但进入状态便很难抽离。常常是路过一些朋友。当岁月如水流走,一些人与故事都成为往事风景。别人早已在心里抹去了你的名字,而我却仍会记得很久很久。经历得多了,便有些后怕,便宁愿让自已小心的在人群之外观望。也曾与一些网友们说起过如此缘由。然总是得到别人的鼓励-------“男子汉应该胸襟开阔,拿得起放得下。。。”如此云云------- 这也常常是我用来安慰别人的。

虽然以上两点应该说是不成为理由的理由。但我还是在此权当是一种理由吧。而写这个贴子,我便是想尽可能的向那些自认为很了解我名字的人展现一个这个城市尘土里的我的另一面-------而这一面,应该也同样是真实的。或者,更真实。因为网上的那个只是一个人的思想。而生活里的这个,是活生生的看得见摸得着的一个人。
     但愿尽可能繁复的诉说,能让两者在读者心里统一成一个名字。

(二)关于文字

如此的用小标题把我的文字尽可能刻意地理顺成读者能理解的样子可能还是第一次。但仍是没有给文字准一个完整的架构。-------而这种架构应该是一个作者写作应具有的起码的技能。而我没有。所以,我常说我不是个写手,其文字也算不上是文章。因为我从没也一直没有认为自己是在写作。只是在用笔说话,自说自话。现实的世界里不可以一些话无处可说并欲寻求一种理解共鸣应算是我在网上写文字的初衷。

我曾与一些网友说我没上过大学,没读过几本名家大作。别人只以为我是在说笑,其实是真的。这是个让我惭愧的事,好长一段时间,最后我坦然接受。然对于文字我想我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敏感,虽然我并不说不上喜欢文字这东西,但它成了我的一种习惯,让我可以自由的说话-------至少比当着人的面说自由得多。我几乎不看网络上的文字,感觉没有实感。而各类有字的书我却是看的,除课堂上要学的外。且不分名不名家。-------这也不是因为喜欢文字,而只是籍以打发无聊的时光。后来,当然,不自觉的会把其中的某句话,某个词用来装簧自己的文字。但我并不学其语法,句的罗列,词的修饰。我用我认为适合的字词组成文字,并一厢情愿的以为会有人理解-------还好,真的有人能理解这种方式的表诉。
     我几乎不写非真实的东西,因为不想做一个写手。只是用我习惯的语气与词汇来记录我所看到的与感受到的事物,并说出我的感触来。而读我文字的人,便通过文字这东西,从一个作为别人的“我”的视眼里去了解这个世界,并因此了解另一颗或者如“我”的心。
     我常常习惯把文字的氛围营造得有些伤感。我已习惯了这样。也许这与我的生活现状与我所期望的生活的距离有关,但亦不完是。苦与难在我们每个人生命里穿过,可我们还是微笑。然悲剧的力量总是永恒的。我明白这一点,并利用了这一点。如此而已。
     我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有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