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桌的故事(一姐姐)
2019-11-21 14:13:03 来源:怡和散文网

      初上师范,我又瘦又小,拿当时同学的话说,放在小学5年级教室里,没人能看出来是师范生。在当时按高矮排序的时代里,我自然坐在了门口第一张桌子靠窗的位置。虽然位置偏远了些,可同桌却可爱得紧。
      同桌女孩叫丽,个子也不高,小巧玲珑,圆圆的娃娃脸,大眼睛,睫毛长长的,嘴巴小小的,薄嘴皮,像极了精致的瓷娃娃。
      别看她嘴巴那么小,说话可厉害着呢,得理不饶人,很善于辩论。(只是没和我辩论过,大概因为那时我不善言辞又很拘谨的缘故吧。)她常常和我们后面两位邻居争得面红耳赤,还常常打赌论输赢。因为她最喜欢吃芝麻糖,所以赌注总是芝麻糖,我也因此没少吃那香甜酥脆的芝麻糖哦 。也许是那时吃多了吧,或者是好东西吃多了?现在一点也不喜欢吃了,不知道丽可还喜欢依旧。
      我那时还没涉足《红楼》,她已经是学校“红学会”会员了。只是我当时不是知音,她也很少和我讲起。但我清晰的记得,她的笔记本上记了那么多红楼诗词,尤其是什么《好了歌》和它的注解,可惜我那时并不会欣赏,也无甚感悟。
       丽活泼外向争强好胜又多愁善感,虽大我一岁,思想却比我老成的多。后来她学过吉他,抚琴的时候表情深沉忧伤,和她满脸的孩子气很不协调,真是一个爱诗爱做梦的女孩。
毕业的时候,她在留言薄上写道“丰儿,一入校门,你像一棵带着露水的小白杨坐在身旁,你的眼睛呀,好黑好亮,你的头发呀,又粗又长,以后的日子,你像小妹妹一样娓娓叙讲。你的心灵呀,好纯好净,你的歌声呀,又甜又香……”最后,她说:“他日撒手分两处,便使思念朝与暮。”
       也许那时候我太过于简单,并不能很好的理解她,直到现在回忆起来,才可以体会到她 那时确实像姐姐般待我,也一直把我当妹妹来看 。
       毕业之后,我刚调到城里时,我们联系还多。她又有过一段我当时看来算是轰轰烈烈的恋爱,也常听她的故事。她很有主见,敢爱敢恨,是我难以做到的。
       她结婚之后,我们联系日少,只是在路上见过几次,听她说很喜欢做鱼给孩子吃,还教我做黄焖鸡块。想想她做菜的样子,忽然疑惑她从梦里走出来了,还是又走进另一个梦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