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桌的故事(二知己)
2019-11-21 14:13:05 来源:怡和散文网

        玲是我第二位同桌,也是我深交20年的密友和知音。一直想写她,可又怕写不好。和她成为同桌真是缘分。那时也许老师觉得排座位有难度吧,竟想到了抓阄的方法。玲那天请假不在。抓到我同桌位置的男孩个子极高,而我们的位置在第一排,他不肯来,径直坐在了最后面留下的空位上。真感谢他,给我留下了这么好的机会,让我遇到了玲。
        玲是个很单纯质朴的女孩,也是圆脸,大眼睛,齐耳学生头,嘴稍大,略厚的嘴唇。(现在的同事总戏称她的嘴大说话共鸣好,有气魄,争相模仿她说话,我则感觉她的嘴唇按现代人观点来判断应是性感吧。呵呵,可惜那时不懂。)我喜欢她笑起来的样子,嘴毫不斯文的张开,笑声爽朗而响亮。也喜欢她微嗔时的娇憨样子,大眼睛微露一些似怒非怒的神情,嘴唇紧抿着瞟你,好可爱。可是她要是生起气来,很可怕的,那眼睛瞪起来像要冒出火来,愈发大的出奇,厚厚的嘴唇撅起来,真像戏里唱的,可以拴住头驴了。(玲看到可要少生气啊)
       她比我大一岁,丝毫没有姐姐的样子,我到现在也不肯把她看作姐姐。我俩有很多的相似点:一样的与人为善,一样的宽容豁达,一样的朴实无华,一样的踏实稳重……上学时,我俩上课时曾头拱在一起看《神雕侠侣》;我俩课下常帮老牛解数学题;我俩周末晚上也一起参加扑克大战至夜半;我俩还钻在一个被窝里说到自然睡;我俩亦携手逛市场,买两个烤红薯,啃得不亦乐乎,淑女风范尽失……
       我俩也有很多不同:我做事爱凭感觉,感性而随意,我乐观爱笑又常常会多愁善感,循规蹈矩又不拘小节,细致又有些拖拉;她则理性而缜密,有主见,爽朗、干脆、利落又略有点毛糙。
        这些区别在生活中随处可见。结婚前,节假日我到她家去玩,本打算住一天的,她一舍不得我走,我就要多呆一天。她要是到我家来,准备住一天,任我怎样挽留,她也断不肯多停一分钟,恨得我当时指责她冷血动物,呵呵。上学时,一起打扑克玩升级,我从不记牌,只当放松消遣,凭运气,牌好就赢,不好就输;她却记得清清楚楚,计算准确无误,能赢就争取赢。当年我喜欢弹琴唱歌,她却喜欢下象棋。而今上网我写文章,看空间,她却喜欢斗地主。买衣服我多是鲜亮的颜色,她大多深暗。穿鞋子,我常穿厚厚的跟,很平稳但很不灵巧,走起路来无声无息;她则喜欢穿细跟,把腿衬的越发修长,走起路来,铿锵有声。
        在工作中亦如此。我上课机动而随意,有时一个问题堵车,我就会投入超过预想时间去解决它,而把其它任务推后;她则常常习惯于按部就班,完成整节课任务。我有时课前会随灵感随机让学生作文或片断练习;她则每次作文都预先安排。我上课机智灵活,语言活泼形象;她上课思路清晰,衔接紧凑。我批改作文偏重于文章的语言和构思,她则看重思路。我给小学生板书生字像印刷体一样工整,可写起教案来“龙飞凤舞”,洒脱不羁;她则是板书教案一个样,字不算漂亮,但绝对认真、干净,看起来清爽……
        诸多的不同,不仅没有疏远我们的感情,反倒更让我们互相欣赏,心也贴得更近。如今,你可以经常看到,办公室里我们一起探讨教学难题;校园里,你可以看到我们肩并肩一起上课去;周末,你又可以看到我们挎着手臂边聊天边逛市场……
        前几天,拿出刚毕业后写的书信给她看,她看后笑了:“比情书还酸的信居然是我写的?我老公见了也会吃醋的!”是啊,那时相隔两地,一日不见就如隔三秋了,况且常常多日难见,写信就是我们互诉思念的方式了,而看信就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刻。后来我们在一个学校工作,见面多了,可是到她家去玩,还是能说上大半夜。而今,我们教同一个年级,办公室相邻,每天上班后总要先到她办公室坐一会,说几句再走。天天在一起,也有说不完的话,连我们都觉得奇怪。
        她说,认识我是她一生最幸运的事。我说,遇到她是我今生最大的缘分。她是我的知己,我们的友情只有起点,没有终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