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忘楼主
2019-11-21 14:13:13 来源:怡和散文网

原本知道:
    所有的生 离 死 别都是冥冥中注定了的程序,我们无法使它更深刻、更精彩。甚至,我们试图添加自己的喜 怒 哀 乐,也是徒劳。
聪明的 这就是我们的夙命么
    原本知道
    灞陵桥边的相送里,我无法挹我的盈盈泪眼给你;我无法使你忘情于天涯的风景。于是 我再不能用哪怕最纤细的柳枝去缠绕你了。那么我只有唱一只轻柔的歌以壮行色:悲莫悲兮哀别离、、、、、、
    原本知道
    望江的最高楼上,过尽千帆皆不是的凝睇中,我无法停止对你的思念;临风而立 白滨洲岸此情何极?风吹着我雪白的衣袂、雨冰冷着我绝世的容颜。纵然我的肝肠呵,一片一片的撕裂,一寸一寸割断,可是我依然不能,化作伫立千年的石头。甚至我拒绝风化,我怕岁月的沧桑使我千疮百孔,我怕时光的无情终究使我崩溃于瞬间。悒悒归来的你,该如何收拾起我这羽一样轻,尘一样细的碎片?
决绝的 这就是我们的离别么
     原本知道
     风尘漠漠的古道上,目送你辚辚的长车迤俪走远,爱情的潮汐呵退去了。我是你传说中的鱼儿,不幸搁浅在你巨轮辗过的涸辙里。在对你残存的中我奄奄一息。我彻底放弃了挣扎,甚至我愿意否定:相濡以沫是个多么美丽的谎言
     亲爱的 这就是
                       西江月残
          寒夜漏断
          为甚拍遍玉栏杆
          琵琶声绝十四弦
           泪千行   几人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