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下人
2019-11-22 13:31:56 来源:怡和散文网

   

   

你究竟是看戏的人,还是听戏的人?亦或你是那戏里的魂?   

兰花指,桃花扇,   

一颦一笑   

泪指断,只恨风儿不肯借那扇   

把那情吹散.   

明明是你,你却转过身去,留下你的身影,留一个酸楚的眼神.明明是你,你却假装不认识我,留下你的决绝,留下你故作轻松地离别,如果这样可以让我死心,也让你安心,我愿意陪你演完最后的一场戏.   

桃夭也罢,小妖也好,   

我们不都在看别人的戏,流自己的眼泪?   

如果可以用这样的一种方式让自己把自己遗忘,我宁愿对着镜子笑,对着自己哭,用油彩把自己伪装.   

在舞台上,我递给你繁华褪尽的烈酒,把酒喝尽,把碗砸碎,我能让你潇洒的醉?   

在舞台后.你递给我洗尽铅华的水,涤荡魂灵,明心见性,你能让我洒脱面对?   

­不啊,不能啊.  

曾经高山与流水会晤,曾经蓝天与流云低语.  

戏子如何?奈落何?   

把那弦弄断,空留余音,梦里绕帐幔?   

夜深,   

酒醒.   

空等.   

2009,6,21,凌晨2:30于曲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