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游荡的鱼
2019-11-22 13:32:06 来源:怡和散文网


    (一)

她的网名叫艾。

艾——草本植物,开淡黄色的小花,味微苦。

艾,一个梦魇一样的符号。

艾,一条在昆明游荡的鱼。

(二)

艾——草本植物。

拉开厚重的窗帘,易贪婪的眯着眼睛看天空和流云,阳光如鸦片刺激着他溜光的每寸肌肤,他感觉自己像围着毛巾的剥皮鱼。洗衣机里又传出了啪嗒啪嗒的声响,这是她的杰作。

艾喜欢把弄脏的两条内裤弄湿放在洗衣机里旋转,看内裤扭结在一起,她说像疯狂的他们。然后穿着睡衣很慵懒的坐在马桶上撑着下巴发呆。“你的头发,哈,最粗的一根!” 艾惊叫着跑到窗边,像拈一只死老鼠一样让易在阳光下细看,然后像捡韭菜一样弄自己的头发;很认真的帮易修指甲。“去洗澡吧,水应该好了,我帮你搓背。”艾说完不容反驳的推着易。“我可第一次让女人搓背哦”易腼腆的笑笑。

......

温暖的水流过易的全身,艾忙得不亦乐乎,一会擦沐浴露,一会又忙着倒洗发水。泡沫溅得到处都是。温度开始下降,水弄湿了艾唯一穿着的白色内裤,水珠像被吸干了血的蚂蟥,也贪婪的吸着艾的体温,艾冷得瑟瑟发抖。易把她拖进了温暖的水幕里,帮她擦着臂膀上的鸡皮疙瘩,她温柔的在易的脸上亲了一口。艾又开始了忙碌。

“转过身来。”艾命令。

易下意识的捂住私处。

艾腼腆的停顿了一下,把他推出了水幕,关了水,抓过一条毛巾把他身上的水擦干,用大毛巾把他包住。说:“好了,本姑娘服务到此为止,到床上暖和一下,被子没折,还有我们的体温。”艾喜欢安妮宝贝,她说她很真实,她喜欢易,但她没说,她只说他也很真实。每次他们疯狂过后她都会噘着嘴嚷:“你的骨头碰得我很痛,帮我揉揉。”易也笑哈哈的帮她揉瘦削的肩膀,然后也故作很痛的捧着手嚷:“你扎了我的手,帮我揉揉手。”两人便又打闹了起来。“把我的内裤递给我,白色的那条。”艾在浴室里喊。

“废话,都是白色的,拿哪条?”易回答。

“算了,我来找吧。”艾光着身子从浴室跑了出来。

易赶紧把身上的大毛巾退了递给艾,艾擦干了身上的水,裸着身子打开衣柜找内裤。易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把她拉进了温暖的被窝。她说她好冷,怕冰到易,易摇头笑笑把她搂进了怀里,她便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往易的怀里钻。她喜欢他身上的味道。“你的皮肤很有质感,像上乘的瓷片。”她抚摸着他说。

“易,你不是说你是在我发丝里游弋的鱼吗?我很喜欢你的那句诗:‘鱼的眼睛  是天上掉下的  水鸟的眼泪  直到死  她都眼睁睁  看着   爱情像水一样经过。’我觉得我才是一条在昆明游荡的鱼。”艾哀怨的说。“我们在一起几天了?”易答非所问。

易忘记了时间,这些天来,他关了电话,突然像在人间蒸发一样的消失在朋友圈子里。原本这个城市跟他毫无干系,只是多了些牵挂和责任。“我们像另一个世界的人,我倒希望永远是这样。”艾搂紧易的脖子说。

(三)

艾——草本植物,开淡黄色的小花。

他们就这样不分白天黑夜的疯狂做爱,麻木了就放毛片再刺激着扭动在一起,然后再听内裤啪嗒啪嗒的拍打着洗衣机高速旋转,饿了艾便穿了睡衣做很精致的饭菜,易就围了毛巾坐在床上你一口我一口的吃饭。艾喜欢从停下来的,只有他们内裤的洗衣机里捧了清水,看水从指缝流走,然后流泪---因为她看不到水里游弋的他们的鱼。“水里有我们的鱼,我想看看是不是他或者她,也眼睁睁的看着爱情像水一样经过。”艾开始啜泣。“我要你送我玫瑰,像血的那种。”这是艾唯一的要求。

“好啊,再不出去我真要变成吸血蝙蝠了,再说我也要去看一个来昆明考美术专业的朋友。”“好啊,咱们走吧。”艾说完便忙着找易的内裤和白色的袜子。

艾很认真地帮易穿衣服,披外套,穿袜子,系鞋带。

“你真像个小女人,谁娶了你真是他的福气”易笑着说。

“哈,你这样说,你的意思是你不打算娶我啰,我可跟其他苏杭美女不一样哦,我可从来没对谁这么好过。”艾故作生气地说。“我不理你啦。”又打闹了好一阵子,他们出了门。

艾很从容地挽着易的手臂,像西方 国家的贵 夫人。

他们穿过喧闹的人民西路,来到了建设路。

“别动。”艾说

“怎么了?”易问。

艾弯下腰很认真地帮易系散开来的鞋带。并拿出纸帮他擦了擦鞋子上的灰尘。易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同时有一种幸福像电流一样席卷了全身。易是一个不修边幅的人。也是一个不会轻易感动得家伙。“下次出门可再别穿高跟鞋,比我还高。”易开玩笑的说。

“知道啦。”她凑近易的耳朵拉长声音笑着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