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断悬崖
2019-11-22 13:32:44 来源:怡和散文网


     我似乎在迷迷糊糊之中,沿着一条弯曲的小道,艰难地向上攀越着。脚步十分的沉重,汗水不停地沿着双腮向下流淌。虽然觉的很吃力,但一会儿功夫,我就飘然地立在山顶上的悬崖边。
    悬崖极为险要,刀削般的崖壁,直直地一泻到底,足有数百米深。谷底乱石林立。杂木丛生,一条不大的小溪在无所畏惧地向前飞奔。
    在悬崖的半腰,从石逢中硬生生地长出几株不知名的乔木。乔木上有无数似魔鬼长发般的菔蔓,在风中飞舞着,那长长的菔条,似乎随时准备将崖上的行人卷下山涧。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悬崖边上站立着另一个人。我抬眼一望,他似乎是我过去的朋友。我们曾经为了共同的事业在一起打拼;也曾经举杯邀月彻夜长谈而不知归宿;我曾为他的痛苦而悲歌;我曾为他的幸福而欢笑。
    但我再仔细地一瞧,他似乎又是我的敌人。朋友变成了敌人,不是因为他的成功。我的失败,使我将他视为敌人。因为我知道:人生就是一场赛马,同样都是马,起跑前都站在统一的起跑线上。但发令枪响后。总有一马当先者;也有立落人后者;更有偏离跑道者;还有犯规罚下者;悲惨的莫过于连人带马一头裁下者。毫发无损地到达理想的终点必竟是小数。我生来就不是良驹宝马,何德何能与人争锋?我不会因为他的富有,我的贫寒,而将他视为敌人。因为我明白,他有显赫的地位,这地位使他拥有足够的权力,这权力使他能更快地聚敛到足够的财富,而财富反过来又为他获得更多的权力。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和无情。你生来就不是当官的料,何必眼红那诱人的乌纱?我将他视为敌人,是因为他对我的失败和贫寒给予无情的冷讽热嘲。他那微微颤动的嘴角,稍稍微眯的眼角,无时不激起我的愤怒。怒骂可以接受,冷笑无法忍受。因此他是我心中的仇敌。
     他站在悬崖边上,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向绝壁下张望。悬崖十仞,涧深百米。如果此时我稍动一下指头,那壁上的“人”,就立马化为涧下的鬼。我脸上不经意地挂上了,他时常挂在脸上的那种冷笑。我居然也会冷笑了?我一直这样冷笑着凝视着他,而目光则时刻不离地盯着悬崖下。偶尔也用眼睛的余光扫描过他那宽厚的背。
    突然一阵响动。一声惊呼。我举眼望去。只见他不知为何,他的身子已经滑下了崖头。为了不使他的身子坠落涧下,他拼命地抓住悬崖边上的一丛杂草。虽然手是抓到了草丛,但身子已经悬空。双脚不停地惊慌地登踏着。他那常挂在脸上的冷笑不见了。苍白的脸上骤然掠过恐惧。祈求,绝望之情。并以无限绝望的声音喊了一声:“你,还......."
      就在这一声喊中,我的心一时涌起过去和未来复仇的快感。以及同情和怜悯,成功和失败也会在瞬间错位。各种复杂的情绪在心海中搏击拼杀。
   那丛草的根似乎在松动,也许立即就会被拔起。
   我俯视着这一切,伫立不动。
   当我最后一眼望着他那绝望的眼神时,猛地冲上前去,俯下身用尽全力将他拉上了悬崖。
他颤抖的手还紧紧地抓着那被他拔起的草丛,我的后背则透着冷汗。
    我用手一摸后背才知道是安然地躺在床上。
   当我醒目回想刚才的梦境的时候。脑际突然掠过这样的想法。那要是真实的。那得救的是他还是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