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遗梦——迎春远嫁
2019-11-23 10:13:00 来源:怡和散文网
 一场梦,美如画,却轻易,碾成沙。     
——题记

    我还记得:
    那一次诗社初咏白海棠,赏心乐事自家院。盈盈笑语,落地琅然......

    那一日绒雪纷飞赏红梅,天清欣乐人熙攘。鹿肉余香,酒暖人醉......

    那一天微醺石凉留人憩,依依落英掩红绡。引蜂弄蝶,娇慵护眠......

    那么多的回忆纷纷扬扬席卷而来,像是美酒,可我却醉不出梦中的幸福。无奈千里搭长棚--无不散之筵席。如今我当远嫁异乡,心中杂然五味。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可叹如今失去之时我才明白这个道理。

    一直认为这大观园中盛开着的是我一段如莲的心事,却不曾想有一日我要远嫁边域,去家万里。这园中朝夕相伴的人儿啊,路阻且长,再会面又是何日?昔日昭君出塞和婚“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只怕有一日我也是长眠于异乡的一抔黄土之下,再难见一见故乡的月圆。

    十几年来,倔强如我,不曾对任何事服软。只是这次婚姻大事,却由不得我拒绝。北静王战败议和,欲与敌军联姻。不成想北静王妃竟收我为义女,替她的女儿远嫁。呵,何必说的那么堂皇。这所谓的无上的荣光,不要也罢。可我哪来的权利去拒绝,拒绝这所谓的“恩赐”。

    胡马依北风的生活,就这么硬生生的闯入我的生命,却无人关心我是否情愿。玉著潸然,也无人可诉。多想化为梦中的蝶,留在这可赏可歌可入画的园中。

    如今我已要凤冠霞帔、嫁衣如火,只身前往天涯。往事如梦,在时光的淘洗之下,终会如飞鸿踏过雪泥。一樽当敬回忆,此后再苦也无法回头。

    奴去也!奴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