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雪京城
2019-11-23 12:56:02 来源:怡和散文网
 
京城西隅,群山耸峙,碧水穿行,松涛阵阵,秀色可比塞外江南。
 
甲午初春,瑞雪盈城,祥和之气,徘徊燕北,可堪盛世之兆。
 
夜深无虫鸣,一杯淡淡的咖啡,陪着我窗前伏案,时而书写心中胸臆,间或作应酬文章。很久没有时间写毛笔字了,也许是心境吧,提起笔来不知写什么,本人喜欢龙字,常练不辍,适逢马年,那就练几个马字,以免以文会友时,显露虚惬之意也。
写了几张,似乎不得法,均不太满意。
 
是夜已深,沉静的窗外飘起了雪花。
缓缓的飘动,似有悠闲之意,慵懒的感觉让人总觉得不如江南的细雨来的爽直,江南冬夜,偶有小雨淅淅沥沥,清凉而且亲切,可以让人心静如水,绕梁的清风,些许的寒意也被在心头温暖,余虽生于北地,长于长城之外,却憧憬了江南夜色,更享受小桥流水人家。
伴着雪花的慵懒进入梦乡。
 
清晨起来,天色似乎比昨天更亮,更早,窗下已是厚厚的积雪。层叠的楼群中,所有暗色的区域被白雪覆盖和填充,俨然已是一派真正的北国风光。这是北京的第一场雪,微风不忍拂去树梢的雪白,苏醒的宿鸟偶尔撒下一幕白雾似的雪,更显其轻盈与灵动,唧唧的叫声比任何时候都清脆,清晰,哦,它在唤醒这个洁白的世界。
 
瓦砾间的轮廓已经不再分明,我在想云居寺的那个古松上,一定也站满了白白的雪,它看惯了千年霜雨,亲抚了千年的雾雪,他们的亲密也许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是否有僧人阶前拂雪呢,我想一定会有的,古刹庭前半阶上,一老僧缓缓的拂去石阶上的软雪,一条墨色入寺路越来越长,一直接入俗世凡间。
这是修为,“洒扫应对”想起南怀瑾南师的这句话,世间的修为从洒扫开始,佛家看来也是这样的。
 
紫禁城的红色一定更加鲜艳,苍松翠柏一定更加挺拔,冰封的河面,也许由于雪的覆盖显得不那么坚硬与冰冷;古色的琉璃厂一定很多人在自扫门前雪,偶尔袅袅升起的炊烟告诉我们这个城市已在沉睡中醒来了。
 
汉唐盛世的冬天也下过一场雪,那棵松树记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