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的自己
2019-11-23 13:56:21 来源:怡和散文网
  我们说话的时候,怎么称呼自己?
  “我……”
  但是,“我”是“我”吗?
  我认为最起码不是真正的“我”。
  很多时候,我们走在大街上,或许有目标,或许没有目标,只是闲逛——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不管有无目标,表情都是一样的木然,步伐都是一样的机械,好像被抽空了灵魂。
  很多时候,面对外面的世界,我们带着职业微笑,讨好那些动动手指头就会给我们带来麻烦的人。
  很多时候,我们对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表情,只是因为他们地位不同。
  很多时候,我们回到家里无缘无故地发脾气,对着亲人大吵大闹——其实,并没有谁做错什么。
  我们这是怎么了?
  当夜深了,世界一片寂静,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柔和地洒进卧室,你没有拉窗帘,静静地伫立在窗前,望着一轮皓月涣散迷离,任凭你周身洒上银色的光辉。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你也许会厌恶你做过的事。
  每个人小时候都是这样,厌恶大人们的虚伪。
  我在小学的时候,因为性格温和,不喜欢惹事,结果反而总是有男生欺负我;因为希望和大家相处好,所以不管谁提出什么要求都傻傻的答应下来;因为总觉得自己吃点亏,别人会记住你的好,但是那种矫情做作的女生却总是得到男生的追捧,老师的青睐。
  所以从那以后我记住了:在你没长一张好脸蛋的情况下,想要别人认可你的好,先去整容再说吧。
  于是我们学会了虚伪——害怕受伤,所以用盔甲和面具把自己遮掩得严严实实。
  装坚强,装冷漠,尽力去演好自己的人生之戏。在生活的压迫下,我们宁愿为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浮云,践踏自尊,低眉顺眼,低声下气,获得一份还算看得过去的虚荣、浮华。
  我们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在某些方面的做法多么令人厌恶。于是我们开始反省,在万籁俱寂的深夜反省。另一个自己,在体内苏醒了。
  这另一个自己,大肆宣扬正义、真理。原来的自己渐渐被说服,被打倒,决定做一个真实的、充满人性光辉的自己。
  第二天到达外面的世界时,你和原先大不一样了。朋友们惊叹你变了,变得超然了,变得坦然了。你被朋友们推上了高尚的宝座。
  一些人,不管是你的旧友,还是新交,也跑过来阿谀奉承的改变,你的成绩。渐渐的,一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大家都要高尚的你来处理,把这些事看作是理所应当。
  你厌倦了,你开始逃避。
  为了逃跑,你找出了以前的盔甲和面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穿戴好了。
  所以你又消失了。
  穿着盔甲戴着面具,你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稳和舒适。以至于时间一长,你也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