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染书香浸流年
2019-11-23 13:56:34 来源:怡和散文网

      一年老一岁,一秋又一秋,一聚一离别,一生一梦里。弹指流年,拂歌尘散。从年幼到如今,从无知到成熟,从懵懂到明晰。水墨浸染了流年,丹青描绘了岁月,似影相随。那是时光遗留的一层素墨浸染的薄凉。
      半城秋色映着扬子江的两分月明,当月色和琼花都在雾霭中沉浮着,花睡了一地,于朦胧之中依稀瞧见了我于书卷如影相随的梦影。。。。。。
      年幼时,父亲让我背唐诗,从《春晓》到《鹿柴》从《将进酒》到《琵琶行》,那时的我完全不能懂得其中的意思,但依然坚持。每问到为何要背唐诗时,父亲总说以后会有用的。在唐诗中可以让我透过书页窥见长安那车水马龙,如真似幻的繁华,看见未央宫中长裙如风,摇曳生姿的宫女。可以看到浔阳江头琵琶女伤感的眼睛中停留,在霓裳羽衣的奢华中掠过,在哀鸿遍野的战场上空徘徊,在妙绝天下的名山大川中漫步。      于懵懂未懂时,偶然读得柳永先生的那句“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后逐渐与宋词接触的多了便更倾向于宋词了。当时只觉得很有古韵,虽不明白其中的深意,得一脉浮华,赏其中颜色也足以让我满心欢喜。宋词中又得以窥见女子在帘卷边静候的姿态,得以瞧见人比黄花瘦的玉颜。月光敛聚在庭院化作一抹淡淡的愁思,是等候情人归来,是对岁月梭行的哀叹。宋词如身着白衣的惆怅女子,摇曳于残花之中。不似唐诗的雍容大气,却另有一番风韵。
      而如今受到身边人的影响也开始关注当代文学。欣赏郭敬明的文字韩寒的思想。他们总能让我感到的不是朝阳的蓬勃而是夕阳西下时分,秋月的晚风轻拂浅色窗帘,绯红的轻云像一幅秀丽绸缎在天边‘哔’的一声铺展开来。浓墨重彩层层叠叠如此美景妙手天成,落日熔金,暮云闭合。这就是他们的独特风格。
      在偷闲之时,独处僻静之角,捧着书卷,在清茗的氤氲烟气和油墨书香中倾听那来自远古而来却清晰的声音。又于夜深人静,当半帘遮住了残月,清风送来花香也顺便轻轻拨拉着琴弦,吹裂着镜湖之时,我在深夜手持一柄书卷像是在昏黄的灯光中翩然起舞于古韵文学,仅落了满地霜花,驰骋着猎猎的寒风。。。。。。
物转星移,世事变迁,耳边依旧响起历史巨轮碾过的隆隆巨响却滚滚而过一去不返,时间在消蚀着一切,盛唐、大宋的遗迹渐渐地消亡了,不变的只有华美的诗词句。卷文浩繁的唐诗宋词成了那个时代的缩影,他们被写在了纸面,有了不朽的生命连接古今诉说兴衰。
在书香里我们携一缕阳光缓缓行驶,驶过我们的童年,陪伴着我们的成长。也会在今后的岁月里同我们如影相伴。书页翻过,我也聆听,听文采飞扬中人情唱诉,我愿与你执手相约,听悸动于文字之间灵魂的所有低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