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榴花开孕二轻,六十风雨铸二轻
2019-11-23 14:58:12 来源:怡和散文网

我生长在一个革命家庭,1963年父亲由福建三明市调回咱们山西平定县手管局工作,从此我们家就根杂平定,生活在这里,工作在这里。

我是71年出生的,懵懂的童年记忆就是我们家离手管局很近,父亲是手管局的领导;还有就是我们家的小院有一个小花园,四五家邻居相处和睦,都喜欢养花,我父亲最喜欢养石榴花和梧花果。

每当阳春三月,我们这个小院总是笑声不断,因为那时我家的石榴花就开了,而且是越开越喜庆,如火如荼。父亲这时候就会笑着对我们姐弟四个说:“石榴花开了,马上就可以吃到石榴了。”那时我觉得自己是最快乐,最幸福的,因为有了盼头,可以吃到大大、甜甜的石榴,这是我童年唯一的梦想。

七十年代的平定城还是比较贫穷落后的,那时的县城里最繁华的地段还是要属手管局和县剧院。平定手管局的名气比县政府还要硬气,那时煤炭、硫磺、陶瓷、造纸与耐火等等这些重工业生产都名列全省前矛,是平定经济发展的顶梁柱、老大哥,被誉为平定“工业之母”的美称。记忆中父亲对待工作是一丝不苟,敬岗敬业的。对二十多个单位都想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倾注了许多心血与时间。他总是话不多,但做的事情多,在单位是领导,回到家里却是一位慈祥的父亲,系起围裙,走进厨房为我们姐弟四个做饭······这些都已成为父亲的习惯,从来没有领导的架子,平易近人,两袖清风,正直朴实,党的好干部,孩子们的好父亲。这些品质就如我们家的石榴花一样,虽然它不名贵,但不骄不躁,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八十年代的平定城建设的比较好,当时我十几岁,就觉得平定比昔阳好多啦,我的家乡是昔阳的,那时仍然很落后。平定县之所以先进些,与手管局工业的蓬勃发展息息相关的。记得1981年父亲由平定化肥厂又调回了手管局任局长,那时的手管局最发达,带动平定经济的腾飞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而且在文体等方面都排在全县第一。父亲爱好文体,总是关注手管局的蓝球队,每次比赛一结束,父亲就是特别高兴地与球队们合影留念,鼓励他们拼出二轻精神,打出二轻水平。父亲是一名军人——坚毅、刚强,从来没有向困难低头,而是一步步脚踏实地地带领二轻人走下去。做为二十多个企业的领导者,他肩上的重任可想而知,每每看到父亲一个人为石榴花松土、施肥时,就知道父亲在工作中遇到麻烦了,这已成为我们姐弟察觉到父亲不高兴的纽带了······就这样延续了好多年,在1987年父亲终于退居二线,把领导担子交了下去,做为一名老二轻默默地关注着它的兴衰与发展。

九十年代的平定城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随着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已经主宰了国家的命脉。我们平定县在商业、文化教育、建筑、煤炭等行业都大踏步在向前发展时,二轻却颓废不前,面临停产倒闭。县委、县政府也为二轻这块大石头发愁,因为它牵扯着几千人的饭碗,积极想办法,找思路,二轻不能再这样死搬教条了,要改革、改制,只有这们才能救二轻。九十年代的父亲已是耄耋老人,沉默寡语的老父亲这时的心可想而知,二轻是他一辈子的心血啊,父亲心系二轻,多次与二轻领导攀膝交谈,献计献策。要让二轻活起来,要让二轻重展雄风,这是父亲的期望与信念。那时的我已走上了工作岗位,亲手接过父亲手上的接力棒,在二轻工作。做为一名二轻后代,我暗暗下决心要把自己所学到的知识投身到二轻事业上,为二轻出份力量。看到老父亲一个人给石榴花浇水时,心里就鼓足了勇气,坚信二轻一定会走出困境,重展雄风的。因为石榴花是父亲的精神寄托,也是我们这一家老二轻交流感情的纽带与希望!

二十一世纪的平定城依然在变化、在发展、在前进,阳泉三区二县里,平定县仍然是第一级县,人民生活水平蒸蒸日上,县城越变越美丽。这个关键时候,三十万人民中涌现出了时代的前进者,大胆接过二轻这个烂摊子,沤心沥血,绞尽脑汁地倾注于二轻的改制与改革,他就是现在的王耀昌主任,带领二轻班子对二十六个企业大胆改制,大胆转型跨越,积极投入干事创业,以东方驾校为载体,跨大步在交通产业上做文章、下功夫,在县委县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先后组建了平定公交客运公司、平定东方时尚出租车公司还有二手车交易市场等等;面对老龄化社会的国情,他又涉足老年养老产业,积极争取上级主管部门的支持与帮助,创建了阳泉平定老年服务中心,并大胆构想“四位一体”养老体系的宏伟蓝图;紧接着还接管了平定二运公司,又组建了平定保安公司,还招聘了十七名高水平的大学生高管人员,分别分流在各个重要的工作岗位上,我们二轻队伍又壮大起来,人员水准提高了,二轻重新又站起来了这是我们每一个二轻人都亲眼看到的,它是激动人心的,是来之不易的······此时此刻,当我偷偷窥看我们家长了几十年的石榴树依然很健壮,很旺盛时,就想到它一定是已故父亲在微笑,在向我们招手,语重心长地告诉我们:“二轻走的路是正确的,二轻的明天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