碎碎念念
2019-11-26 12:06:30 来源:怡和散文网
很早的时候,我还不怎么悲天悯人。
有年长我的人说,切勿爱上了玩弄文字的男子,除非你也学会玩弄文字。
我摇头
问道1.什么是爱?2.为什么是玩弄?3.为什么是男子?4.。。。。。
当然,没等我问完,她就叹一声气悻悻离去,留一句不咸不淡的:以后你自会明白的  给我

故事很长,我讲了许久。
并不是每个人都乐意听故事,他们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比如吃饭,睡觉,约会,学习,考试,游戏。。。。
时至今日,完整的听完故事的人,还是没有找到。
有人说文字让人变得纯粹,有人说,纯粹的东西死的早。

我喜欢那些男子或者女子,笔下有似水般凉薄柔软文字的男子和女子。
然而我却不是一个可以读懂那些文字的人。
往往是陷于表面的意思把自己的思维束缚在肤浅的层面,还总是不能自抑。
很长一段时间,我只是为一个人写字,满满的都是牵念与疼惜。
很长一段时间,我把原本属于自己世界无情的抛弃,转身去追寻一缕飘渺的风。

每每看到别人写满哀怨的文字,控诉某个人无视自己的关怀践踏自己的尊严的时候,就有种惺惺相惜的寂落。
后来恍然明白,当你选择那么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的时候,就把自尊狠狠的踩在脚下的泥土里了,明明是自己那么做的,为什么到最后都要去控诉别人呢?你看,人们总是喜欢找个借口相互推诿,说到底还是看不起自己的卑微。

我最终明白了一开始的那句话。
只是我爱上的,只会是爱上文字的男子,而非玩弄。
可是爱上文字的男子,又怎么会爱上一个女子。
于是,我们最终被文字玩弄,万劫不复。


纸上的故事还在我拙劣的笔尖缠绕,那始终不是我的生活。
流年过后,我只是一个被一日三餐吃饭睡觉困扰的平常女子。
永远化不成墨染安年里的一缕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