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离开
2019-11-26 13:07:10 来源:怡和散文网

从北纬32°到北纬18°,这是家与目的地—三亚的距离。

并不是第一次离开家了,可是还是与第一次离开家一样的感受—不舍。

想着曾经熟悉的一切,将在一瞬间不再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心里的滋味,实在无法用语言来解释,那是一种文字无法渲染的感情。

在家的最后几天,每一天都不想早晨到来,因为早晨的太阳升起时,就预示着新的一天的到来,同时也就是说,离离开家的日子又近了一天。蜷缩在略有暑热的凉席上,安慰着自己没关系,还有明天,还有明天,可是时光倏忽,当再也没有明天可以拿来安慰自己时,心里的感觉,只有自己一个人才能读懂。

离开家的前夜,和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晚餐,一样的和家人一起看着电视,总是想把收拾行李的时间往后推迟,因为不想去触碰心底的那片敏感区,可到了最后,还是要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站起身来,去了洗澡间,冲完凉,开始独自叠起了出行的衣服,一件一件,那上面还有妈妈洗涤时的味道,温暖芬芳。

由于行李箱太小,要装一条被子很困难,装了被子装不下衣服,装了衣服又装不下被子,着实让我手足无措。最后还是妈妈亲自动手,才勉强装进去了。在妈妈低头给我装行李的时候,我看见她花白的头发,她才刚满四十岁,就那么老了,她,让我还能说些做些什么。

每一次总是要到离开的时候,才知道自己还有许许多多可以帮父母做的事还没有做,才知道自己在家对弟弟的种种过分行为。脑海里回放着自己在家这些天的片段,纵使无聊透顶对于离家也不是心甘情愿。

弟弟和爸爸还在看着电视剧,我把自己包里的最后一支棒棒糖和自己用过的旧书夹给了弟弟,他便快乐的喜形于色,原来一个小孩子的快乐来得如此简单,可是我却已经不会再有这样的快乐了,因为我已不再是小孩子了。

最后一夜,在家的最后一夜,由于第二天要早起赶火车,所以那一夜我睡的比平时都早,我拉开了平时一直紧闭的窗帘,让月光透了进来。洁白的月光洒在我躺下的床上,第一次感觉到原来家里的月亮也可以是如此的美,可是这样皎洁的月光,明天就不再属于我了。

辗转难眠,却又总要入眠。

第二天早上,醒的比先前的每一天都要早,却一次次的起床看过时间后又躺了下去,告诉自己还可以在自己的床上睡一会,睡一会,还早呢!可是我知道,其实妈妈比我醒的还要早,为了我在家的最后一顿早饭,她在天还未大亮的时候,就已经在厨房忙碌开来。

起床,洗漱,吃饭,一切都是在无言的状态下进行的。爸爸和妈妈说着闲话,自己闷着头一言不发,没有丰盛的菜肴,却是满满的深情。

离开的时刻终于还是来临了,妈妈提着我的行李箱走在前面,我在她的后面磨磨蹭蹭。爸爸骑着电车在路口等我。坐上了电车,我扭过头对妈妈说“妈,回去吧,别送了,我走了啊!”其实我每一次离开家都会说这句话,妈妈每一次都只回答一个字“好”,可是就是这样一个字,在车子启动了以后,我从来不敢回头,我害怕自己会哭出来。

一路无话,爸爸把我送到了车站就会离开,其实我这么大的人,根本不用送的,可是每一次我离开,他都会雷打不动的会把我送到车站后,我知道,有些爱不需要太多言语。

熟悉的都走了,周围尽是一些陌生的面孔,虽然操着同样的口音,可是还是说不上来的遥远。一个人坐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里,别人的欢乐与悲伤那一瞬间对于自己无关。

二十一个小时的车程,沉默了二十一个小时,接下来又是繁琐的转车,候车,让人筋疲力尽后,在离开家的第三天早上,才到达最后一站—三亚。在广州火车站巧遇一位学姐,很是热情友善,一路上的自己,才有了些许的生机。

到达三亚时是凌晨四点半,公交还没有到点,在站牌下又遇见了一位河南的学长,三个人拉着行李在三亚湾坐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天南海北的侃侃而谈,许久才等到了公交车。早上七点多钟,姗姗回到了学校。(不好意思,我这个人不喜欢问别人的名字,所以路上遇见的两位我都不知道怎么称呼,抱歉。尤其是学姐,感谢一路上有你陪伴)

新的一天的太阳升起来了,好累。

记于2012年8月31日晨两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