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说不知所谓
2019-11-27 17:44:47 来源:怡和散文网
 伸出手,接到的不是雨水,而是屋檐的泪。

                            ——我说

   已习惯在浓郁的夜色中,思忖自己的过往,可是眼角的滂沱是怎么了。谁和谁在傍晚的故事里站定。

   maybe  you  are  a  only  person  ,but for  someone  you  are  the  world.

   或许,很多种感受在莫名的心情中缓缓流淌,两岸花开,有人在枯萎的杏黄色中苦涩微笑。

   谁说,自尊地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为什么笑着却觉得跌落在深深的寂寞之中,有时甚至整颗心都像是

 孤零零的胡乱漂浮,每一个梦化作一阵风,不知身在之处心又在何处?倘若是刻入骨子里的来自青春的劫灰,再也无法燃起隽美的火焰点亮窗前的夜色。

   双手按在白色琴键上,流音走,眼神彷徨,举余一生怅寥廓。用盈了炭黑墨水的钢笔在米色纸上小心勾勒一个个文字,看手影在灯光下摇曳,闭上双眼,下一个路口再见。

   我慢慢习惯睡午觉,窗外又下起雨来,我想屋檐下的自己接到的一定是屋檐的泪,好凉,凉到心坎里。

   见不得残忍的画面,故垒骤然西边月,想象之中,我喜欢的是一双温柔静谧的眸子,像一只纯洁的小兽在雨后细嗅蔷薇。我们并没有到适当的时年,没有资格说爱与不爱,几年感念,几年神伤,风干多余的情愫,我想做个局外人,不管不问,我把这种变化心境的过程换做成长。

   有很多东西只能意会,就像命运埋下多劫的种子幽谧一笑的感觉。秒钟停在尚未划过的下一个地方,不是没电了,而是它被眼角坠下的晶莹阻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