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的桃花
2019-11-27 18:51:40 来源:怡和散文网

 

   

彼岸的桃花红了,我却在此岸独自舞剑弄琴,隔着岸,我想用剑里的一招一式为你嫁接,用琴里的宫商五音弹谱新芽.

你轻轻的说对不起

就像我轻轻的用嘴边的苦笑亲吻了佛的脚趾一样虔诚.我石质般厚重的的佛心,在五行里煎熬成那热气,随着那火劫的灰烬成冰,刷刷落下.,冰封了所有的炙热,冰封了一个用一生换回的季节.

我笑着流泪,我笑着用刚刚握着你手的余温,捂住自己还在垂直冷却的心.

为什么?我想把你抱在怀里,你却只丢下一缕青发,一袭罗裳,….

为什么?我想伸手触摸你的脸颊,你却流着泪,凄然的笑着离开...

你像一只手,拿捏着我的心,时而温柔,时而生疼

你游离在我的血液,游离在我的灵魂,还说对我迷惑,被我蛊惑.

你做你的新娘, 我做我的魂吧.

我宁愿抖落一地碎梦,我在我的清帐里,细数相思豆,装满一生棺椁.我宁愿用月做勾,星作砣,变卖一生真情,穷其真爱衣冠冢.

是啊,

是啊

我本应墨守清规,做那佛前的灯芯,不料,照亮了我的爱情,却熄灭了我的魂灵.

你在那彼岸偷偷的笑,默默的哭,笑的凄然,哭的凄然.我也在此岸妄自菲薄,兀自落寞.慢慢的痛,痛的苍凉,痛的悲壮.

你说抱着你,会有抽不掉的痛,我唯有剥茧成丝,把心痛绕苦海再成茧,不要有人坠落,不要有飞蛾扑火.

   

痛在深处泪也甜啊!

一个椁,一个冢.

我中有你,你中无我.

2009,6,18晚于曲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