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北方(组诗)
2019-11-11 14:38:02 来源:怡和散文网

 
 
                                                                  
 
 
《北方》
 
东南西北
我只喜欢北方的天空
但我没有试过
东南西的天空是否也一样温驯
也一样调皮
只要我伸出目光的双臂
就会游入我的臂弯
然后 悄悄地
拨动我的笑纹
 
因为喜欢北方的天空
我甚至喜欢一切向北方的那些
羽毛 小鸟  云彩和汽笛
还有倾过院子北墙的一树槐香
 
我喜欢北方的天空
胜过美女
也如美女喜欢帅男目光的关心
胜过母亲唤出的乳名一样
 
当然
喜欢北方的天空时
我也喜欢你
只是
喜欢你的时候
北方的天空更近
你更远
因为
你住在北方的天空下
 
 
《踏青》
 
桃花在村庄后面
看村庄
你在桃花后面
看桃花
我在你后面
看你
 

醉在村里

醉在花里

醉在你的背影里
 
 
《春桃》
 
春桃
是张奎的姐姐
大我三岁
 
那时
我们差不多天天见面
她去池塘洗衣服
我去池塘摘桃子
 
春天
春桃抬头问我
桃子还没熟呢
溜上去干吗
 
我回道
看桃
 
病坏了脑子
她骂完就撩水搓衣
惊得胸前两只桃子
跌在水里窜上窜下
 
后来
又相遇在塘边
她牵了个黄毛女孩
我挽了个黄毛女人
她问  还喜欢桃子么
我答  戒不了
她说  城里的桃子比乡下多呢
我说  城里的桃子没乡下的甜
 
 
《胡子》
 
那时
你喜欢向我借书
我喜欢在你面前拨胡子
 
后来
一辆彩车把你接走了
上车时  你回了一下头
 
后来
我们偶尔打打电话
话题还是书和胡子
我说  你还喜欢看书吗
你说  不了  现在的书不好看
你说  你还喜欢拨胡子吗
我说  不了  胡子扎得太深了  一拨就痛
 
 
《妹妹》
 
妹妹,你这儿没安门铃
我只有翘起上唇轻叩你的门扉
 
妹妹,来到你门外我走了千里万里
旅途劳顿我已胡须如林头发如草
 
妹妹,我只是想来看看前世堆积的忧伤
听说已化成两排米粒一样的玉石
 
妹妹,我还想来偿一偿当年窖藏的黄连
听说已酿出了米酒的味道
 
妹妹,还记得遗落在你家的那支阿炳用过的二胡吧
听说已投胎了那只鸣翠柳的黄鹂
 
妹妹,今夜我无持花之力
甚至管不住一条削发为尼的舌头
 
妹妹,如果一切都是真的
请派出护卫你家门庭的信子与我舌战
 
妹妹,你可以命令它使出浑身解数
我打不赢可以躲到你第二颗纽扣的左边或者右边
 
 
《客人》
 
这一刻
你无话
我无语
 
沙发有三张
一张三人的
一张两人的
一张一人的
我们只坐这张小的
 
桔子有一盘
我们只取一只
我打开这一半
你接过来剥了另一半
然后
你向我递完了你手里的
我向你递完了我手里的
 
窗户有两开
我们只需要一格
五十层楼霸
八百亩水鸟
三千里江山
听任我们凭窗指点
 
下雨了
载你回去的火车就要进站了
我看了看天
你看了看家
但我们看到了同一个问题
要买支伞了
就一支
因为  我们同顶一片天
同走一条路
还因为  我们是两人一体
昨天是  今天是  明天是
无论阳光多烈
也无论雨雪多猛
一支伞
足够伴我们风雨兼程
 
 
《雨巷》
 
掀开帘子
雨巷水蛇一样游上窗台
小巷长出一朵朵雨伞
伞下遮掩的一律是人家的私语
 
巷外的渔火渐次熄灭
小巷打烊了
伞花谢幕了
我做了最后一名看客
 
顺着你离去的方向
山高水长
一片星星入水
半片月亮悬天
 
灯也不再陪我
伸手想摘一朵你种在我相册里的玫瑰
不小心把眼眶绊倒了
 玫瑰园一时泛滥成灾
 
 
《村女》
 
现在
你心里有没有别人
这不关我的事
今夜
只有我是你的女人
 
明天
来不来这
全由你作主
如旧的
我会守着这个女人的位子
 
他年
你有没有住的地方
这不重要
只要你记得
门外的香筒放着我的钥匙
 
来生
你跟谁过
我都不会吃醋
只是请你别点去唇边那颗痣
那是我前世用米齿刻下的祝福
 
 
《纸伞》
 
跪在大殿蒲团上相识
佛祖的目光难禁三心两意
我们用眼睛偷着说话
一声秋香一句唐伯虎撩得青烟袅袅
 
屏风后面
我没带扇子用胡须点你
放生池畔
你没穿水袖用三笑回我
 
我去苏堤掬泥
你往西湖挑水
一条通往桃花坞的雨巷
筑得丁香四溢
 
油纸伞下
左边是盗
右边是贼
我们偷的宝贝一模一样
 
 
《杨梅》
 
天上长着一个大太阳
树上长着无数个小太阳
她挽着我 我挽着篮
我们穿行在一片太阳丛中
她说 怕你心花乱来我去树上摘吧
我说 怕你眼花心醉我在地下接吧
 
大太阳
小太阳
还有她的两颗
脸蛋
熟得不能再熟
我仰头说 我可以摘一颗吗
她低头说 一颗只能摘一颗
我说 那你闭上眼睛
她说 你可不能骗我呢
我一把将她从树枝上摘下来
盛在我的怀里
 
我们相互咬着这夏天的
成熟
虽然有点酸
但甜的浓度足可以粘住
四片嘴唇
仅这一口
足可以营养我们
五十年
 
 
《红桥》
 
为了不刺痛你的目光
我向你举起白晃晃的刀片
在划了一道弧线之后落到我的下巴上
把胡须铲得乱-云-飞-渡
 
为了不丢失你的影子
我向你挥了挥手
别担心  我不是向你说再见
而是去了那片使我们相识的沙滩
我要在那里砌墙建一座菩提寺
让我们将来一起品赏自己敲响的晨钟暮鼓
 
为了不泄露我们的秘密
我不再乘渡轮来看你
请你不要误会我的行踪
我去南山砍红木了
我要造一架红桥
然后选择一个悬着月亮浮着渔火的夜晚
你从那边跑向我  我从这边跑向你
从此  你在我怀中我在你心中
 
 
《桃红》
 
春天是我读你的季节
读你用粉脸绽成的花瓣
读你留在桃园的气息

今天,又一轮四季送我步过栈桥
倚船栏只身西渡
依稀见你在对岸的码头招手相迎

我岂敢抱怨时间无情
船老了 水瘦了
桃花尚识探花人

置身桃林深处
花笑人痴还如当年
却东风无力挽住旧景

咸雾蒙蒙袭眼时
俯身检点枝头落红
方知春色难留情易老
 
简介:原名,华荣,男,生于1962年9月,供职于国土部门,现为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写过小说、散文、诗歌、理论、通讯,文字上过国家、省、市报刊并上过剪报、入过选本、获过奖次。
地址:江西省赣县五云国土资源所 
姓名:华荣